楼主: 刺刀冲锋

[背景小说] 【长篇背景小说】加达里往事(Once upon a time in Cadaria)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3-10 12:37:02 | 显示全部楼层
实在写得精彩。佩服之至,期待续文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3-10 17:50:43 | 显示全部楼层
Three
“这个老犀牛,居然一点破绽都没有露。”相隔十公里外,一架在风雪中艰难飞行的一艘“摩羯”式电子侦察机上,阿克伦.柯林斯中校带着几分无奈微微摇了摇头,向飞行员示意返航——他至今都不相信这个军参三处的处长会是甘心于被联邦驱使的鹰犬。尽管只和他面对过一次,可就是那一次的相会就足以让他以一个情报官的直觉做出判断——摩恩.莱戴,这个作风冷硬如铁的加达里裔军官是一个比雅卡.托维托巴更加可怕的敌人。他的内心深处有着和所有加达里民族主义者一样坚定的信仰,可他却比那些狂热的军官更为现实,比那些狡诈的商人更加的强硬——或许在联邦腐朽的根基深处,他早已铺就了一张黑暗的巨网,等待着收网的一刻。
突然间,耳机中传出了尖利的噪音。紧接着就是只有电流声的沉默,阿克伦.柯林斯微微一愣,随即沉默着摘下了耳机,虽然相隔十公里,他不知道那只犀牛究竟用什么手段屏蔽了他的监测,然而事实是毫无疑问的——那个该死的老犀牛再一次以这种近乎明目张胆的手段告诉他,又一场阴谋的开始。
他并不知道,这个被他视作最大威胁的上校此刻正倚在电梯的角落里,一只手已经扣在了冰冷的枪机上。电梯此时已经停了,通天塔的光辉正由上到下一层一层地熄灭。摩恩.莱戴在一片黑暗中警觉地调整着自己视觉滤镜的率光度,然后通过那一丝残留的微光看见了那个女人、那个魔鬼——她不知何时钻进了这台电梯中,而她的手正一滴滴地向下滴血。
“是你……”摩恩.莱戴松了一口气,他对这个女人并非没有戒备,只是现在他们还有互相利用的价值。
“看来某人并不像自己表现的那样,能够为了崇高的理想,去坦然背叛一切啊。”失宠的声音在幽闭的黑暗中飘荡,这一回她的身上散发着浓重的血腥气,让人不寒而栗。摩恩.莱戴也察觉到了她的异样,他见识过这个妖媚的女人那惊人的能力,那股突然爆发出来的力量绝不属于人类,也绝对超越了自然的恩赐。只不过有时,那股力量也会反噬,吞食被它捕获的傀儡——从肉体直至灵魂。
“没关系,我还压的住它。”仿佛是注意到了摩恩.莱戴眼神中的异样,女人轻声解释道。只不过她的面色却依然是苍白的。
“你来这里干什么,”摩恩冰冷地问道“不要告诉我是来看病的。”
“不是,”女人把手举到了自己的眼前,“这样的病症,是我们追求完美的代价。是因为企图成为神,而被神降下的神罚。宇宙之大,这样的诅咒却是无解的。”
“所以,你应该改一改你嗜血的本性了,毕竟吸血鬼只是一个传说。”
“吸血鬼承载了人类心理最阴暗的一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是单纯的。”女人的话锋一转,言辞变得无比锐利“不像人类,能将崇高的理想同卑贱的野心结合在一起,能够为了信仰,而选择背叛信仰。”
而她的对面,阴影中的上校只是笑了笑:“你是在说我?还是你自己?”
“无所谓,我们不都是一样的人么?”女人还了他一个微笑,同时抛给他一个东西。摩恩.莱戴在半空中将那个东西抓住,然后他的脸色就变了。那个东西他太熟悉了,是军情局装备的微型战术通讯系统,就在来见雅卡.托维托巴之前他才把这些东西交给了自己的七个手下,而那些手下原本事准备向那个将军射出了涂了毒药的子弹。
“除了你手里那个,我还见到了另外六个……”女人的声音变得冷厉起来“你要杀雅卡.托维托巴,而我要他活着。如果你不吝惜手下的生命,就尽管让他们来试。或者你亲自来,来试我的刀锋。”
“你以为我不敢吗?”摩恩.莱戴皱了皱眉头,向前压上一步,似乎就像是一个接受挑衅的年轻军官那样。
失宠笑了笑,她的强硬似乎就像是一片薄冰,只能在世上存在那么一瞬间。在下一个瞬间,那如刀锋一样锋利的冰片就已经刺中了目标,在温热的鲜血中融化了:“你不是那种人摩恩,比起我,你更加珍惜自己的生命。”她说着闭上眼睛,仿佛进入冥想的状态,然后电流的涌动声想起,灯火再一次通明,电梯又开始了运行。这个女人带着盈盈的笑意注视着对面镇定如常的上校,丝毫不像是一个刚刚完成了一连串暗杀的杀手。
“这是魔鬼的手腕。”电梯在迅速地下降,摩恩.莱戴没有注意观光窗外飞速掠过的景物,依然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我警告过你很多次了,失宠。它是神的恩赐,却也绝对是恶魔的诅咒。如果你不想继承你们种族的宿命,就不应该去触摸这神的领域。”
“摩恩,宿命之所以成为宿命,就是因为它无可逃避。”失宠摇了摇头,没有理会这个总是想要保护她的男人。她也不明白两人的关系从什么时候起变得如此的微妙。她还记得初见之时的那个塞维勒军官,那双打量着她的眼神充满着情报官的冷漠与怀疑。他们因为看不见阳光的黑暗走到了一起,他们之间原本应该只有利益与利用。只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久了,却也开始聊一些陈年往事——他们都是有着太多谜样的过往的人,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能对朋友倾诉,所以只能选择拥有着同样秘密的彼此。她知道,表面上的强大并不能掩饰灵魂深处的孤独。对于联邦的情报机构,她或许是一个魔鬼般神秘的间谍,可对于自己,她不过就是一个离故乡太远、漂泊了太久的女人。她太疲惫了,所以找到了同路的旅者,一同分享那些隐秘的过去,在那些流动在语言中的岁月中停下来获得片刻的歇息。至于摩恩.莱戴他又何尝不是这样一个男人。
“既然无法逃避,那你为什么要跑到离家这么远的地方来,做这些根本看不到未来的工作。”摩恩不依不饶地问道,不过他的语气已经温和了许多,听起来倒更像是一个慈祥的父亲对自己叛逆女儿的谆谆教诲。就在这时,电梯停下了,那道紧闭的金属门扉也缓缓地划开。外面大厅中的辉煌泻了进来,如同一道流金的瀑布。
“那么你又是为什么要在黑暗中等待着曙光?摩恩.莱戴,”失宠闪身走了出去,光与影再一次完美地隐藏了她,只留下那么一丝淡淡的幽香。“这里离你的家,似乎也太过遥远了吧。”
摩恩.莱戴没有立即回答,他带着笑意走到了大厅的门口,想要在外面的风雪与黑暗中寻找到那个女人的背影。只是目力所及,杳无人迹。
“是啊,远得已经无法用光年来度量了……”他站在门厅,喃喃自语。弗洛若的夜风卷起那些飘零的雪花,瞬间铺满了他黑色的帽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3-10 18: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额 看来我前面的推断错了....这女人并非来自艾玛?有感情 看来也不是朱庇特人

这是个大坑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3-11 12: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血袭者M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3-11 13:07:23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吧....猪头皮们也不是完全没有感情的..人的本性嘛,可以被压制却无法抹杀..天顶星人还架不住一条辉和早濑未莎火辣的一吻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3-11 16:26:35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吧....猪头皮们也不是完全没有感情的..人的本性嘛,可以被压制却无法抹杀..天顶星人还架不住一条辉和早濑未莎火辣的一吻呢~~
刺刀冲锋 发表于 2010-3-11 13:07


背景故事里提到朱庇特们是从基因层面上消除的感情,也就是说很可能他们脑子里相关的地方根本就没长....

囧了 这不会真是朱庇特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3-11 16:29:23 | 显示全部楼层
加达里独立战争中,朱庇特的黑手无处不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3-11 17: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那这算啥啊...改造失败的朱庇特后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3-11 17:34: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加了什么乱七八糟基因的猪头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3-13 10:07:20 | 显示全部楼层
加达里殖民地NC-17
佩克昂集团的总裁坐在冰冷的沙发中,透过宽大的玻璃穹顶注视着这颗荒芜的行星表面。不同于百年后那繁华的星座首都,此刻的新加达里还只是超级集团秘密星图上的一个符号。除此之外,它所代表的恐怕就只有在这里忙碌的几十万男男女女以及这颗正在缓慢实行环境改造计划的荒凉行星了。
他有些漫不经心地敲打着面前的玻璃桌面,然后就听到了自动门划开的声音——他要等的人终于到了。亚沙.羽月这个有着奇怪名字的阿赫尔女孩走了进来,带着她的那份至关重要的报告。
“阁下,我从弗洛若联邦海军医院的监控记录中找到了您要的东西。只不过图像全部被人删除了,只剩下了声音的源代码。”女孩在离他足有一米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将手中的阅读板放在了这个浑身上下散发着骇人寒气的总裁面前。
年轻的总裁朝他点头致意了一下,然后便打开了文件,听那些仿佛来自地狱的厉鬼呼啸。亚沙后退了几步,她在解码时已经听了太多次这样恐怖的声音,一声刀刃划破空气的低吟,紧接着便是沉闷的惨叫。那文件中飘散的浓重的死亡气息,令她接连做了好几个晚上的噩梦。而她也注意到,总裁一直在聚精会神地听着,冷漠的脸上不带一丝一毫的表情。即便对于像她一样能够接触到高级机密的集团中层来说,这个新上任的总裁也充满了谜团,她看不出他的血统,而整个集团似乎也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他的前任——那个至少看起来还算慈祥的老头子死于一场莫名其妙的感冒,而集团内部最有希望继承产业的几位大佬,一个在一次短途旅行中死于穿梭机失事,一个突然宣称要放弃自己的权力回加达里首星安享晚年,剩下的则全部更改了口风,倒向了这个几年前还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一边。他对所有的人都是那一副冷静得冷酷的样子,而所有的人也只知道他有个名字似乎叫做洛基,至于其他的,亚沙找遍了整个民用和军用网络也一无所获。这个人仿佛就是那样凭空冒了出来,只为了登上了佩克昂集团总裁的宝座——尽管他在上任之时,装出了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
“羽月小姐,”总裁突然间转头盯着她,那道灰色的目光仿佛一道利箭射穿了她,轻易地洞悉了她的思绪。“您很有天赋,不要把它浪费在那些捕风捉影的小道消息上。”他冷冷地警告了她,随后边挥挥手让这个好奇心有些太重了的小黑客离开了。
“现在的孩子总是不太安分不是么?”女孩刚离开,他面前的通讯终端就亮了起来,一个发光的人影被投射在他对面。摩恩.莱戴——那只骄傲的老犀牛,正低着头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自己的军服。对于这样一种近乎挑衅的行为,总裁却无动于衷,他知道,这个莱戴集团的执行官从来没有把他们这些重重黑幕后的商人放在眼里,哪怕是他所在的那个集团的掌门人。
“你那边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不先跟你们董事长汇报,让他来召集军团联席会议。”
“召开那样的会议,有什么用。他们不过是一群行尸走肉,做出决断的人,事实上只有那么一个。”摩恩.莱戴冷笑了一声,抬起头来和这个年轻的总裁目光相触——他们都是聪明的人,有些事情根本不用说得那么透彻。
佩克昂集团的总裁也笑了笑,相隔十几光年,这个中年军人带给他的压力却是前所未有的。“上校,不管您怎么认为,我们的决策依然是通过军团联席会议做出的。”
“呵呵,随你怎么说吧。”摩恩.莱戴根本就没有理会他那模棱两可的措辞,他带着一脸嘲讽的笑容向那个黑暗中的总裁抛出了一颗重磅炸弹“有人要为雅卡.托维托巴提供庇护,所以我特来您这儿征求‘军团联席会议’的意见。”
“有人?”总裁平静地反问道“是谁?谁胆敢对抗我们的力量,仅仅为了一个小小的准将?”
“恐怕她不仅仅是为了一个小小的准将,相比起我们,她似乎更急切地想要让雅卡那只老猫掀起血雨腥风呢。”摩恩.莱戴轻轻地摇了摇头,对于总裁的狂妄似乎并不感到意外。
“你刚才说她?”
“是,一个女人。”
“她的背景?”
“不明。”摩恩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将自己所掌握的东西全盘托出,他曾在心底对那个女人做出过承诺,现在他还不想背叛。
这下他对面那个总是自信满满、自以为能够掌控一切的年轻人也沉默了。他的棋盘上出现了一个不受控制的棋子,而现在他甚至对于这个棋子本身一无所知。他看了一眼摩恩.莱戴,然而从那长久的沉默中他什么也看不出来。这个男人太可怕了,要比他曾面对过的所有人都……
“上校,您有什么建议吗?”他猛地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过来。他看见了那头老犀牛眼中闪烁的兴奋的光芒,似乎明白了什么。
“躁动的狂热的鲜血不一定由我们这一边掀起,先生。事实上如果由盖伦特方面率先发难,对我们要更有利一些。”
“您是说暗杀联邦的种族主义政治家?”
“我是说给那些愚蠢自大的家伙一个机会。”摩恩.莱戴迟疑了一下,他那双浑浊的眼睛深邃地让人看一眼便会畏惧。“他们是一群蠢蠢欲动的恶狼,而我们只需要松开拴住他们的绳索——那个鸽派的领袖。”
“然后,恶狼将轻易撕开鸽子的咽喉,那些浸血的白羽……”总裁沉吟了半晌,他从摩恩那兴奋却又不带一丝波澜的目光中读到什么,可他又说不清楚。他明白摩恩.莱戴暗指的都是什么,他不过是互换了那些蠢蠢欲动的势力的刀锋所指。一个倒下的鸽派政治家、一副被打翻的权力天平——以及一次鹰派势力的完美反扑。可之后呢?获得了最高权力的产业联盟难道不会将他们的利爪伸向他们么?还是说他面前这个带着森冷笑意的上校已经有了应对的办法。
他再一次看向摩恩.莱戴,那个中年军人只是笑着,他什么也不说,总裁也猜不透。
“好吧,我知道了。我能为您提供什么?”片刻之后总裁已做出了决断,而那一瞬他不禁感到一阵恶寒。他突然间明白那头看似莽撞的犀牛竟是权力棋盘上那样一个绝世的纵横家,谈笑间杀伐决断,沉默中运筹帷幄,而当他掷出棋子的一刻,胜负已分——他早就知道自己不可能拒绝他,他早就知道自己将无视军团联席会议的存在,支持这一次将会翻覆这片天下的暗杀。
“一枝找不到产地的狙击步枪和一梭子带毒的子弹。”摩恩.莱戴咧嘴笑了起来,他知道,在这次短暂的交锋中他又赢了。“也许还有一个根本没有出生过的枪手。”他笑着说完了自己的要求,随即果断地切断了通讯,只留下佩克昂集团的总裁独自坐在NC-17星系荒凉的月光下,看着窗外那正在诞生的加达里帝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3-13 13: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你的文采太好了,赞一个,更新能快点吗,迫不及待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3-13 19:4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你的文采太好了,赞一个,更新能快点吗,迫不及待了!
helloalbert 发表于 2010-3-13 13:23

嗯,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3-13 23:5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刺刀冲锋 于 2010-3-19 18:55 编辑

Chapter 5. 殖民地
    “当那个将军所掀起的危机过去四个月后,躁动的人们终于开始厌倦了没完没了的游行与抗议,局面又回到了从前那段平静的日子。雅卡.托维托巴曾一度低调地安于在联邦海军学院做教授的生活,加达里的超级集团也不再同他们的盖伦特同行业竞争者在议会争执。作为回报,盖伦特政府、财团也都做出了巨大的让步。一夜之间,我们似乎又重新成为了兄弟。只是,我们确实走在去向毁灭之渊的路上。”
——爱弥儿•冯•阿兰德诺尔《观星者日记.碧海明珠前夜》
   
    ONE
联邦海军第34特遣舰队缓缓巡弋在犹尼尔星系广袤的星空中。一艘“绝念”级轻型航空母舰,两艘“布鲁提克斯”级战列巡洋舰,五艘“射手级”战列舰,以及十五艘清一色的“普罗米修斯”级舰队巡洋舰构成了这支快速反应部队的中坚。尽管总是有这样那样的抱怨,但舰队司令官——那个依然显得有些年轻的让.海纳,对于自己麾下这支强大的打击力量还算满意。
    “普罗米修斯”级舰队巡洋舰也许是他的牢骚发的最多的地方,这十五艘完全按照高速炮舰标准制造的星舰在耐用性上总是那么差强人意。尽管莱登船业在竞标和交付时口口声声地强调这级战舰上究竟采用了多少新概念的设计,什么重点防御理念、什么模块化组装、什么批量维修系统……可事实是,在这四个月的战斗巡逻中,这支巡洋舰分队的出勤率还不到百分之七十,总会有那么几条破船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无法投入到作战行动中去,好在他不用真的进行什么作战。
至于久经沙场的“射手”级战列舰,他到没什么太多的想法,除了那轨道炮台一样的庞大身躯严重影响了舰队的行进速度以外,这些沙场老兵在大多数时候还是可靠的。尤其是它上面敷设的1200mm碳晶附甲,更是给人一种堡垒般的安全感——当然在第34特遣舰队经常面临的战术问题中,这种采用了全面防护理念的战舰也就只能作为一个跟进的火力平台而已。至于那个被西顿工业吹上了天的CVL“绝念”级,作为一个炮术军官的他对这种平板船并不是特别的感冒,不过那上面所搭载的“十字弓”式空天战斗机,却是争夺近地面制空权的好东西——毕竟伞兵们配备的那些“西绪福斯”式旋翼飞机的飞行速度和高度存在致命缺陷,面对为大气圈内作战设计的战术飞机,简直就是一堆碍事的靶子。
当然被他选作旗舰的“布鲁提克斯”级战列巡洋舰也并非那么完美,虽然她有厚重的装甲和雄浑的火力,可是盖伦特联邦舰只的通病——磁力计锁敌系统依然是那么容易受到干扰。另外就是被老派海军将领所诟病的重点防御设计,这级战列巡洋舰可能是联邦海军中第一批采取这样设计的舰只,她的舰桥、炮台、轮机舱等关键部位的装甲甚至达到了1600mm,超过了射手级战列舰的装甲厚度,足以抵抗联邦海军所装备的350mm磁轨炮的直接命中。然而在一些次要区域,那见鬼的装甲(如果还能称得上是装甲的话)甚至就是一层100mm左右的钢板。在一般交战距离上甚至是250mm磁轨炮都可以轻易将这个看起来凶猛无比的战场巨兽开一个洞。不过,舰上装备的纳米维修系统倒是可以很快地修理好这些薄铁皮。尽管他对此倒不是那么在意——毕竟减少的质量带来了速度上的提升,可是想想自己的船能被一炮轰出一个窟窿,还是不那么令人舒服。
指挥席旁边,这条船的舰长兼舰队参谋长查理.克列福特中校正和航空兵指挥官,一个年轻的女少校打情骂俏。他本应该占据的位置现在正被刚刚执行了一次登船搜索任务归来的麦克塔维什占据。魁梧的伞兵中校就穿着作战服横躺在那还算宽大的沙发上,发出巨大的鼾声。即便让.海纳的到来也无法让他从美梦中让出自己刚刚“攻占”的地盘。
如果是一个传统的海军将领,看到自己有一群如此散漫的属下也许会当场气疯过去。只不过让.海纳本身就是一个视军规如粪土的将军,在他的以身作则下,第34特遣舰队完全可以称得上是联邦海军自由散漫、军纪败坏的典型——当然,遇上作战任务时,他们还是能发挥出军人应有的素质,并且服从那个懒洋洋的准将的命令,这也是那只缪勒坦之狐的指挥艺术。联邦海军中绝大多数将领是依靠军队的纪律在指挥,而不像他完全依赖自身的魅力。可以说如果这头狐狸不走运倒下那么片刻,他麾下这支战功赫赫的舰队也许会在瞬间溃散。不过,那并不是他现在所要关心的问题,他现在想的是把那个“该死的大块头”从查理的舰长席上弄下来,好让自己取而代之。
“噢,等等查理……”正当他决定小小地动用一下舰队司令的权威时,他突然听到身后那个航空兵少校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和刚才简直判若两人:“海盗旗队长,你在干什么。你们已经飞出了巡逻区域……停下,谁让你们进行高风险的战术动作的……喂喂,海盗旗队长……安德烈.多利亚少校,立刻回到巡逻航线这是命令!”
他向自己的参谋长看去,后者耸了耸肩,一脸的无奈。在他这个准将那懒散的管理下,舰桥军官在飞行员的眼中似乎也根本没有半点权威。在军队中,过分的主观判断能力在大多数时候并非是好事,但有时却不是坏事——尤其当它已成为这支快速反应部队的一部分之后。
“额……抱歉西尔维娅婆婆。”安德烈.多利亚,那个海盗旗中队中队长的声音过了片刻才传了回来,中间还夹杂着静电噪音。“我正在对我的僚机进行实战……训练,”他短促地喘息着,似乎正在承受着高G机动。“天哪,这小妮子可真难对付,她又他娘的咬住了我的屁股。”紧接着便是锁定警报响起,这几乎意味着这个倒霉的中队长被击落了。
“好了,海盗旗二号。”西尔维娅少校有些怒气冲冲地将跳过了那个油嘴滑舌的安德烈,直接接通了他僚机的通讯“我命令你们立刻停止那该死的实战训练,马上返回‘绝念’,安德烈少校的屁股又硬又臭,可不怎么好吃!”
“遵命,长官。”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传了回来,她轻微地喘息着,显然刚才的一番追逐也让她消耗了不少体力。让.海纳微微愣了愣神,因为他想起了这声音的主人是谁——林白,那个文静的少尉,那个和他家族有着太多宿命纠葛的阿赫尔女孩。“但是我觉得少校的屁股还不错,尤其是在凑到我瞳孔瞄准镜上的时候,非常的可爱……”
“……”整个舰桥一片沉默,舰桥军官们都熟悉那些经常出击的飞行员们,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那个看似文静的阿赫尔女孩竟然有时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儿,然后在安德烈.多利亚少校气急败坏的吼叫声中爆发出一阵狂笑。就连麦克塔维什都被这笑声吵醒,他坐起来,揉着朦胧的睡眼,看着面前笑弯了腰的众人,困惑地问:“我错过什么好戏了么?”
“没有,麦克。”海纳心不在焉地回答道“继续睡你的觉吧。”他说完便离开了舰桥,向机库走去。他知道,尽管自己一直没有当回事,但是他父亲在几个月前对那个姑娘的该死评价却是正确的。

评分

参与人数 1三钛 +20 资产 +20 收起 理由
EVER2008 + 20 + 20 ....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3-14 16:16:23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期待作者的发挥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3-14 20:0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啊。。。。。。LZ。。。。:dabin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EVE China Fans Site. ( 京ICP备14009782号

GMT+8, 2017-11-22 13: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