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刺刀冲锋

[背景小说] 【长篇背景小说】加达里往事(Once upon a time in Cadaria)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3-14 20: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加油,再接再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3-15 01:27:34 | 显示全部楼层
TWO
“绝念”级的内部如同迷宫一般,等海纳绕了不少弯路终于来到机库时,海盗旗中队已经着舰,那个大大咧咧的安德烈.多利亚正远远地冲他打招呼,而查理给他推荐的那个梅京副官,也匆匆忙忙地向他跑来。
“准将!”他的副官向他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显然这个刚从军校毕业的梅京人还没有适应第34特遣舰队那散漫的习气。“我以为您给我的命令是让我将军情局的客人带到舰桥。”他声音宏亮地说道,就像军校教官们要求的那样。
“啊,我……”海纳想了想,在这个一本正经的副官面前,他突然间觉得自己那一套似乎有些不合时宜。“我想还是亲自来迎接一下他们比较好,雷法特中尉。你去继续进行准备工作吧,他们的隐形巡游舰可能就要到了。我和安德烈少校还有一些事情要谈。” 他板起脸来,支走了这个严肃的副官——那个同他一样玩世不恭的少校已经走到了他旁边,显然他不想让这个不解风情的副官打扰到他们。
“你的副官?”相较于舰队参谋部的军官,这个一头白发的塞维勒飞行员似乎更加的无法无天,在他这个“和蔼可亲”的司令官面前,他甚至连“头儿”那两个字都给省了。不过对此海纳并不在意。他有这个权力,海纳想,因为这个整天醉生梦死的家伙在缪勒坦星系的战场上用一架只剩一台引擎的“十字弓”敲掉了叛军两条巡洋舰和一打战斗机!
“是啊,炮术专业的第三名。”海纳等他的副官走远了之后才没精打采地说道,“一个刚刚被军校制造出来的小伙子,做什么事情都一丝不苟地守着他那该死的规章教条。”
“噢别管那么多了,他们梅京人不都是那样。过一阵子就好了。”安德烈说着开始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
“行了,别找了。就你那烟瘾,口袋里根本就留不住烟。”海纳苦笑了一声,从上衣兜里掏出了专门为海军高级军官生产的香烟,递了过去,然后也为自己点上了一根。不过令他诧异的是,这个嗜烟如命的老烟鬼居然只是闻了闻香味,便恋恋不舍地将香烟放到了口袋里。
“——喂,那边那个白痴,”一个愤怒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海纳循声望去,看到一个刚爬下飞机的飞行员正指着他,大吼大叫“赶紧把烟掐掉?不知道这里是禁烟区吗?还是说你想被烟头引爆的火箭弹炸到真空里去!”他恼火地转过头去看身旁的少校,然而那个高大的塞维勒人已经冷静地用手堵住了自己的耳朵,装出一脸无辜的样子。
很快那个飞行员便走到了近前,摘下头盔,然后便呆在了原地,没有再往前迈半步。刚才那气势汹汹的样子也瞬间烟消云散。刚刚从“十字弓”式战机狭小的座舱中出来的林白,毫无疑问并没有看清,也根本没有想到那个躲在一旁偷偷点燃了香烟的竟然会是这个舰队的司令官,那个眼中总是带着些许笑意的准将。而海纳也没有想到,那个在卫星弗洛若的风雪中认识的女孩,竟然会在这短短四个月里改变了这么多。一时间两人都愣在了那里,谁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直到林白被烟味呛得咳嗽了几声,海纳才想起来将还静静燃烧着的香烟掐灭。
“对不起,少尉。”
“对不起,将军。”两个人几乎同时开口,林白还匆忙向他行了一礼。两人的表情都有些尴尬,只有安德烈在一旁带着一副恶作剧成功地表情,打量着他们。那一刻,海纳发誓他看到了那个少校屁股后面有一条恶魔的尾巴在得意地摆来摆去。
幸好,军情局那架姗姗来迟的隐形巡游舰终于赶到,把他从现在这种诡异的氛围中解脱了出来。让.海纳理了理自己的军服,狠狠地瞪了安德烈一眼:“少校,我回头再找你算账!”之后便匆匆忙忙地向那正缓缓打开的气密门走去。不过他的身后,安德烈.多利亚笑得更厉害了,因为他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一个茶余饭后的好谈资。
而此刻,就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摩恩.莱戴正缓缓走下隐形巡游舰的舷梯,他的身后跟着两个穿制服的加达里女人。海纳虽然略微觉得有些意外,不过他并不在乎来的是谁。他接到的通报语焉不详,只说有一个军情局的调查组会来这里调查一些东西,希望得到配合。根本没有提到来人会是他那桀骜不驯的老友,联邦海军军参三处的处长——摩恩.莱戴。不过这样也好,来的如果是那些鬼鬼祟祟的官僚,那他少不了要花些力气捉弄他们一顿。现在,他则可以彻底放松下来——至少他的这个老朋友不会想着去向联邦那臃肿的权力机构打他的小报告。
“该死的摩恩,早知道是你我就不来这里等了,你那巡游舰的飞行员是开农用机出身的吗,迟到了整整半个小时不说,还害得我挨了别人一通教训。”他迎上前去,装出一副满腹牢骚的样子抱怨道。
“你——?”摩恩.莱戴难得地露出了笑意,他擂了这个比自己年轻很多的老友一拳,还嘴道“也不知道是谁让我在弗洛若那鬼天气里等了那么久,他娘的,我都没有抱怨,你这里有吃有喝,前呼后拥地居然还跟我发开牢骚了。”
“得了,不说这些了,你来这里到底是调查什么?不会又是抓什么分裂分子吧。”海纳有些虚心地及时转移了话题——他可没忘记,自己还欠摩恩.莱戴不知多少瓶五香酒呢。
摩恩.莱戴沉默了片刻,怀疑地打量了自己的老朋友和他那不苟言笑的副官一眼,压低了声音:“我们接到了情报,莱登船业在这边的一个卫星工厂出了点问题,需要登陆调查。正好你舰队在这里,我就顺便来看一看你这只小狐狸,再找你讨一架穿梭机。”
“顺……便?”海纳狐疑地问道,从摩恩那片刻的沉默和不信任的眼神中他就明白,这头犀牛的到访绝对不是“顺便”那么简单。更何况他的调查组——
“带着纯粹由加达里人组成的调查组去查莱登船业?”他诧异地说道“你究竟是要去调查还是去挑衅?你不知道莱登船业可是坚决的盖伦特种族主义派吗?”
摩恩.莱戴紧抿着嘴,没有马上回答,他的沉默已经说明了一切。
“准将,”他身后的一名女军官走上前一步,递上来一份文件。海纳认出了那个军官,埃洛迪.苏,那个给联邦找了不少麻烦的年轻助教——她什么时候也加入了军情局,还是说她其实本来就是摩恩.莱戴的人,她之前所做的一切不过都是那只琢磨不透的老犀牛在背后操纵的结果。“我们希望这次调查行动能够得到贵部的支持,这是我们的书面申请,请您过目。”年轻的上尉用漂亮的声音说道。海纳扫了一眼那份简短的文件,有些担心地看了看自己的老朋友——他只申请了一个小队的战斗机护航,面对一个抱有敌意的军工集团,这样的力量即便是在空中也略显单薄,更何况当他们降落地面之后,那一个小队的飞行员保镖恐怕连给人家警备部队塞牙缝都不够。
“让,我心里有数。”摩恩.莱戴拍了拍他,平静地说道。
海纳瞟了他一眼,默默地签署了那份文件:“摩恩,”他把文件交到自己老朋友的手上,“小心点,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不介意去扮演一个野蛮的联邦军阀。”
“我知道,老伙计。”摩恩笑着说“现在给我们找一个休息的地方,坐着那条该死的破船连续跳了七个跳跃,我的骨头都快散架了。”
“那你算是来对地方了。”海纳也笑了起来,在这个享乐主义盛行的时代里,他这个作风散漫的第34特遣舰队是绝对不缺少这种地方的。他领着摩恩.莱戴一行人向外走去,一旁忙碌的军士们纷纷停下手中的工作像这群长官行礼——就算他们再怎么桀骜不驯,对于“军情局来的黑衣服”们还是忌惮三分,毕竟他们可不像他们的司令官,有一个那么庞大的家族可以让他“胡作非为”。在路过林白和安德烈时,海纳注意到,摩恩向那个年轻漂亮的阿赫尔少尉点头致意了一下——虽然只是那么不易察觉的一下。
“你认识那个少尉?” 海纳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的老友,他的眼神突然间变得非常的奇怪。里面没有笑意与狡黠,反倒是包含了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何止是认识——”摩恩.莱戴倒是没怎么注意老友的异样,他犹豫了一下说。“他父亲死后这些年一直是我在照顾她,资助她完成了基础学业,又推荐她报考联邦海军学院。不然你以为那只自身难保的老猫有那么大的本事,能让她在学院里掀起这么大的风浪而不被开除。”
“为什么,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啊?”海纳随口问道,恍惚间他突然觉得其实他对自己这个相识了多年的朋友一点也不了解。摩恩.莱戴永远是那么令人琢磨不透,每当不知不觉间提起他的过往时他总会含糊其辞地一语带过,仿佛在刻意逃避着什么,又仿佛是在回忆着什么……他那冷硬如铁的外表下究竟埋葬了怎样的过往,亦或者其实他根本就是一个没有过往的男人。
“因为看到她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女儿……”摩恩.莱戴少见地笑了笑,似乎他心中那些坚硬的寒冰都被温暖的记忆给融化了,这个时候他仿佛不是那个在黑暗的角落中做出最血腥决策的情报官,而只是一个像朋友诉说自己女儿的父亲。
“摩恩,你有女儿?”海纳好奇地问道。记忆中的这个塞维勒族军官,似乎从来没有露出过如此温情的一面。
“没有,”摩恩.莱戴笑了笑,声音中竟然隐隐透着那么一丝遗憾——他其实也并不永远是一块冷硬的钢铁,他的心底其实也有着那么一块柔软而温暖的黑暗:“但是也许在梦里梦到过吧……我的女儿,还有我的女人……”他说着闭上了眼睛,任从舷窗外倾泻进来的星光洒满他的全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3-15 01:37:38 | 显示全部楼层
:ha:顶一个。明天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3-15 01:4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手里有存稿嘿嘿嘿哼哼哼嘎嘎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3-15 11:34:55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更新真快呀,有眼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3-15 23:02:17 | 显示全部楼层
THREE
犹尼尔星系 CVL“绝念”号
“天马”级登陆艇在四架“十字弓”式战斗机的簇拥下消失在行星III的第二颗卫星上。那蓝宝石般的人造大气阻隔了让.海纳的视线,也阻隔了他与摩恩.莱戴之间那曾经的友谊。不论他们表面上还是亦如当年,然而他们心里却都清楚,伴随着盖伦特与加达里的民族矛盾愈演愈烈,他们再也无法成为当年那年少轻狂的少尉军官了。
“将军,情报部的阿克伦.柯林斯中校到了。”他的副官来到他的背后,轻轻地告诉他,仿佛是怕打扰到他的思绪。海纳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人,尽管他平时不拘小节、待人温和,然而当他思考时,却不愿意被任何人打扰。只是今天,恐怕不能让他由着自己的性子来了。
“知道了,请他进来吧。”他看着窗外那颗液态行星上巨大的暴风眼,没有再多说一个字。
很快,那个年纪和他差不了太多的中校便在雷法特的带领下走了进来。两个盖伦特的年轻军官互相点头致意了一下,气氛在并不明亮的光线衬托下显得略微有些紧张。
“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吧,阿克伦……”海纳率先开口说道,尽管他的措辞不怎么友好,可他的语气还是平静的。他熟悉阿克伦.柯林斯,这个情报部精明的密探在缪勒坦平叛时就已经同他合作过,尽管他对那个同军情局一样臭名昭著的机构并有什么好感,可他并不反感这个中校,就像他不反感摩恩.莱戴一样。“我这里还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不能总是陪着你们情报部或者军情局去调查那些被黑暗掩藏的东西。”
“摩恩.莱戴告诉你他登陆是为了去调查什么了么?”阿克伦盯着海纳那双闪烁不定的眼睛,淡然地问道,仿佛只是在进行一场饭后的闲谈。可海纳却明白,他那如鹰般锐利的眼神,足以捕捉到他心中哪怕一丝的波澜——他并不完全信任他,海纳想,尤其在牵涉到摩恩.莱戴的问题上。
“没有,他只提到莱登船业在这颗卫星的工厂出了点问题。”海纳抽出一根香烟,递给了他,同时示意他坐下来谈。这间舱室很空旷,除了一副桌椅什么都没有,而巨大的装甲化玻璃钢构成的落地窗外,那颗液态行星的第二颗卫星正缓缓地占据整个视野。
“是啊,他给军情局提交的报告也是这么说的。”阿克伦.柯林斯坐了下来,他把香烟叼在嘴里,却并没有马上点燃。这个来自情报部的资深情报官犹豫了一下,对自己面前的准将说:“海纳,我怀疑摩恩.莱戴这次去不是为了调查,而是为了抹去一些东西……”
“你没有足够的证据。”海纳打断了他,“这只是你的直觉。”
“是的,我只有直觉。”阿克伦点点头,并没有争辩。“但是我们曾经在莱登船业的资料库中找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他说着从阅读板中调出了一份文件,那上面密密麻麻地标注着莱登船业所属舰船的航行资料,其中有几条被以高亮显示的航线引起了海纳的注意,无一例外,它们都在犹尼尔星系的一处虚空中消失了。
“显然,莱登船业对几条运输船的损失并不在意,毕竟这种事情经常出现,他们只是发出了警告,让所有船只不要跃迁至那片区域,但并没有进行详细调查。”中校在一旁解释道。
“那这和摩恩有什么关系?”海纳有些糊涂了。
“我也不知道,但是——”阿克伦说着又调出了一份文件,“这是我们对缪勒坦星系叛乱的秘密调查报告,没有公开过……”他飞快地滑动着面板,最后调出了一组数据“看这里,那个私立矿业公司的资金细目。有几笔查不出来路的巨额汇款在缪勒坦叛乱的前夕被分散打到了这个公司的账目上,情报部开始以为是那些超级集团的洗钱操作,所以并没有引起重视。但是……”他说着又滑动了几下面板,将数据停留在莱戴集团那里。“看这里,莱戴集团在叛乱前几个月曾经做过十几次失败的投资。虽然投资金额同那个小公司收到的的巨款对不上,但是他们那些投资却不知所踪……我们按照这些线索追查了几笔资金,最后都走到了死胡同。你可能觉得我的理由很牵强,可是像莱戴集团这样的财阀,没有必要连续进行那么多次血本无归的风险投资不是么?”
“你的意思是——”海纳看着中校,却没有勇气把话说下去。
“没错——莱戴集团资助了缪勒坦叛乱。如果不是你及时平定了局面,恐怕那一次,加达里人就打算跟我们摊牌了……”
“你怀疑摩恩.莱戴也参与其中?”海纳的心冷了下去,虽然不愿意相信,可他也早就有这样的感觉。摩恩.莱戴,那只骄傲的犀牛——他那么热切地背叛着自己的同胞,站在他那已经成为加达里民族主义化身的老同学的对立面难道仅仅是为了甘心做联邦黑暗中的鹰犬?“但是,莱戴集团又为何要资助那场叛乱?即便是加达里所有超级集团的力量联合在一起,他们也无法与联邦抗衡。他们的控制区上空永远巡弋着的是带着鹰徽的星舰!”
“所以,我怀疑……”阿克伦看着自己眼前这个冷静的将军。他不像自己的上司——那个肥头大耳的少将那么刚愎自用,又不像那些种族主义军人那样狂热。很多时候他更像是一只安静的狐狸,能够在静谧的星空中牢牢地把握住时代的大潮——但愿他能够相信吧,阿克伦.柯林斯深吸了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怀疑加达里人拥有他们的秘密殖民地,正是那些殖民地为他们提供了对抗联邦的资本。而摩恩.莱戴此行的目的无疑就是来处理莱登船业无意间的发现——那几条中断的航线,那几艘没有返航的货船——他们不是失踪在茫茫虚空之中,而是成为加达里人掩饰秘密的牺牲品!”
“阿克伦.柯林斯中校,你明白你的这一推断意味着什么吗?”海纳突然间站了起来,声音无比的肃然。
“我当然明白,海纳。”阿克伦依然静静地坐在座位上,他苦笑了一声,没有看海纳,只是把目光投向远方那颗五彩斑斓的液态行星。“我当然明白……”他喃喃地说道,声音低得仿佛是在自言自语。
缪勒坦的狐狸沉默地注视着他,良久,他接驳了通讯:“查理,给我安排一架战斗机,我要下去一趟。”
“你要去找摩恩.莱戴?”阿克伦.柯林斯也站了起来,平静地问道。他很清楚海纳与那个塞维勒军官之间的关系究竟有多近,对于这样的结果,他并不感到意外。
“抱歉,阿克伦,”海纳整了整自己的军服,“但是我还是更愿意相信自己的判断。”
“没必要抱歉,海纳。”中校笑着摇了摇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我能够理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3-16 00:41:53 | 显示全部楼层
:ha:太少了。发多一篇嘛:dabin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3-16 14:37: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刺刀冲锋 于 2010-3-19 18:54 编辑

让.海纳目送着阿克伦离开,他沉默了足有一分钟,然后从自己短风衣的下面抽出一把银色的配枪。他在自己副官诧异的目光下,熟练地将那把已经不再装备部队的射弹式手枪拆成一个又一个零件,在简短地检查过后又将它们组装起来,最后压上一排沉甸甸的子弹。那是联邦军队装备的最后一批射弹式手枪,从他还是一名轨道空降兵的时候起就陪着他,度过这么多年的时光,穿越几千光年的战场……
他沿着昏暗的通道走向停机坪,那里,一架电子战型“十字弓”式战斗机已经启动,它那两台强劲的磁脉冲引擎卷起的暴风击打着周边的不安的分子,仿佛一旁的空气都在燃烧。一名年轻的少尉站在战机旁边,整装待发。海纳同她的目光相遇,他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查理.克列福特这个家伙恐怕也是一个长着长尾巴的恶魔,不然为什么此刻那个文静的阿赫尔少尉会站在战机的旁边,向他行礼致敬。
“少尉,我们出发……”他轻佻地还了一礼,敏捷地蹿进了座舱中,根本没有理会他的参谋长那没完没了的通讯请求。
“是……将军。”林白在进行了一遍例行检查后也爬进了座舱,“舰桥,这里是海盗旗二号,起飞准备完成,请求出发。”
“明白,海盗旗二号,可以起飞。”通讯中传来西尔维娅.罗兰少校的声音,她似乎是听到那个不安分的参谋长说了什么,轻轻笑了起来“少尉。看好我们帅气的将军,祝你们旅途愉快。”
“……收到,少校。”林白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热,她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便猛地压下了战机的操纵杆,战机骤然加速,“十字弓”如同一匹野马般拖着长长的火焰,沿着电磁弹射轨道狂奔起来。两人瞬间被加速度死死地按在座椅上,感到黑暗一阵阵袭来。他们都没有看到自己下方,那颗蓝宝石般的小小星体上,绸缎一样飘舞的白色云团波澜卷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3-16 17:06:59 | 显示全部楼层
:dizzy:这也就一篇了。。。:h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3-16 19:07:05 | 显示全部楼层
犹尼尔 行星III 卫星-2
天空中杂乱无章的白色尾迹依然清晰可见,那些纷乱的线条仿佛是许多个世纪前,那些癫狂的画家随性涂抹的巨幅的抽象画。然而,尤勒.科迪纳尔.马萨林却清楚那不是画,而是集团警备部队同政府军的战机短暂激战之后留下的痕迹。他不禁感到一丝骄傲。刚刚的实战已经证明,集团警备部队装备的新式战斗机UF-27在性能上完全压倒了目前联邦海军所装备的“十字弓”式。12架UF-27对上那一小队4架“十字弓”式战斗机。战斗毫无悬念地在三分钟内结束。面对数量与质量上都占据绝对优势的莱登船业警备部队,那四架战机没有一点机会,他们只来得及让他们的对手付出了三架UF-27的代价——他们居然让集团付出了三架UF-27的代价!想到这儿,马萨林的那一点点骄傲顿时荡然无存。
有那么短短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疯了,竟然应承了那个看不出血统的女人、情人、特使、高级执行官或者别的什么东西的要求,向联邦海军出手。尽管莱登船业的警备部队实力庞大——可那毕竟只是警备部队!
“马萨林,怎么样?应该已经完成了吧。”女人的声音传来,直接接驳到了他的神经指挥界面上。这是军队高级将领都不曾装备的玩意儿,将一个C4ISR指挥网络直接植入大脑,可以在短距离与这套系统上的网络终端直接进行思维进行交流,而不用通过那些在干扰下如薄冰般脆弱的电磁波。然而那个女人又是怎么弄到这套系统的口令的,虽然她在床上能将他搞得神魂颠倒,然而他可不记得自己曾经将自己大脑的钥匙也给过她。能够做上莱登船业集团安全总监的位置,马萨林自认为自己还是一个自控能力很强的人。
“呵呵,亲爱的,我是集团的高级执行官,你忘了吗?”女人的声音充满了笑意,仿佛一道闪电,洞穿了他的思维。
“唔,但事情可不像你说的那么顺利。”他按住自己的额角,这套系统毕竟只是实验品,遇上一些棘手的事情时会引发轻微的头痛。“那个什么特遣舰队的人难道都是疯子吗?电子压制、陆基干扰……都说过保证他们安全了,居然还以一个小队挑战一个中队的UF-27,而且竟然还击落了我们三架……” 他是莱登船业的安全总监,然而他毕竟是两年前才坐上这个位置的,在那之前他一直是联邦情报部的雇员,因为曾经用漂亮的手段揭露了加达里超级集团的竞标丑闻,帮助莱登船业战胜卡拉吉塔集团与莱戴集团,赢得了一场至关重要的竞标,才得到了这个位置。八千万的高额年薪,与其说是对于他能力的信赖倒不如说是一场交易的分期付款。不论是之前在阴影中的耍弄手腕,还是现在站在高位发号施令,金钱、权利、交易才是他擅长的领域,他熟悉冷狠的刀锋而不是燃烧的天空。
“不,亲爱的,他们不是疯子……他们是军人。”女人沉默了一会儿,过了片刻指挥网络中才传来她幽幽的声音“……那些被击落的飞行员控制起来了吗?”
“死了三个,剩下那一个——”马萨林查了查医疗系统的监控数据,“剩下那个也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尽量救活他吧。”女人说,语气中又带着令人琢磨不透的笑意,“看来你可以准备开始和我们的客人做交易了呢,虽然恐怕他对于我们开出的价码有着不少抱怨。”
“你不露面吗?”
“我?我还是不要露面了,在重重黑幕之后创造或者毁灭一个时代,那是你们男人的事情……”女人顿了一下,他的声音突然间变得沉静、充满了令他无法抗拒的隽永忧伤“不过,让我陪在你的身边好吗,马萨林,就在这里……”他感觉到女人轻轻点了点额角,她的请求让他无法拒绝。
“当然。”马萨林按了按自己的前额,生物电波沿着指挥网络散发出去。蓦然,他惊讶的发现,那个女人并没有接驳到指挥终端上。
他沉默了,这个像薄雾一般的女人让他着迷。他总以为自己已经抓住了她,抓住了她那幅完美如玉的躯体,温润的肌肤还有那柔软的、带着致命诱惑的香吻。可每一天清晨醒来时,他总是觉得自己抓住的只是一片雾气——这样的感觉令他上瘾。
他苦笑着摇了摇头,推开了门,门的那一边是莱登船业庞大而空旷的机库,那里只停着一架印着鹰徽的穿梭机。聚光灯惨白的灯光从四面八方打到那铁灰色的机体上,光亮炽烈得仿佛像是要融化那一层薄薄的装甲。他走到船舱边,向那些穿着外骨骼装甲的警备人员打了个手势。全副武装的警卫们默默地让开了一条路,但是他们的枪口依然直指着那金属的舱门。
船舱内,摩恩.莱戴看了看外面,朝身后两个女人点了点头,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镇定:“呵呵,头面人物出来了迎接我们了,该走了女士们。”
“唔……”埃洛迪.苏含含糊糊地答应了一声,此刻她左手正摆弄着一支充好了电的磁轨突击步枪,嘴里叼着一条黑色的枪榴弹弹带,空出来的右手则忙着将那些针对外骨骼装甲设计的钛合金弹头一颗颗地压进加挂的弹仓中。而她身旁那个穿着中尉军装的女孩面色苍白地坐在一旁,恐惧地看着那些闪着寒光的杀人器械。
“别害怕,羽月小姐。”摩恩.莱戴轻轻地按住她不住颤抖的肩膀,那只苍老的手上传来的力量沉稳而强大,给了她温暖以及勇气。“我带你来这,不是为了让你送死。”他说完背过身去,检查了一下自己的配枪——能量已经充好,足够将弹匣中的金属粒子激发四十次。
“真打起来,那东西能起多大的用?”埃洛迪瞥了他一眼,压进了最后一发枪榴弹,然后用力合上了弹仓。那冰冷的金属发出清脆的“咔嚓”声,仿佛是在向外面那些全副武装的警卫示威。
“真打起来的话……”摩恩.莱戴看着上尉,诡秘地笑了笑,“它比你手里那个大家伙的用处还是大一点的……”
“没什么好奇怪的——”看着两个手下疑问的目光,他继续说道“手枪自杀起来要方便一些而已。”
“唔……也对。”埃洛迪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随即打开了舱门,举枪挡在了摩恩.莱戴的身前。炽烈的灯光一时间晃得她睁不开眼,她的面前,没有满面堆笑的官员、没有冗长的繁文缛节;只有冰冷的枪口和面具下的沉默,以及那审讯室里经常能够见到的、仿佛燃烧起来的光。但她还是稳稳地站在那里,带着不属于她这个年龄的冷静,平端着枪,枪口直指众多警卫簇拥下的尤勒.科迪纳尔.马萨林。
“好了,上尉……这不是我们在缪勒坦星系的时候,他们也不是情报部的军队。”摩恩.莱戴低声说道,同时将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他的力量很轻,但却不容抗拒。他穿着黑色的军服缓缓地走下舷梯,无视那些包裹着外骨骼装甲的警卫和那恒星一般耀眼的灯光。他迈着稳健的步伐向马萨林走去,他的样子如同君临这个世界的王。那一刻,马萨林突然间觉得,其实处在重重包围中的是自己,而不是他面前那个聚光灯下的男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3-16 20: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ha:
杯水车薪。惨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3-16 20: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ha:
杯水车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3-16 21:1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最近更的已经很快了...忍忍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0-3-17 11:24:24 | 显示全部楼层
“尤勒.科迪纳尔.马萨林,我们又见面了——只是很遗憾,竟然会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那个男人缓缓地举起了右手,他用指尖指向重重警卫环绕之下的马萨林,仿佛是远古的先知对凡人降下审判。那是一场一比五十一的较量,而胜利者并不是握着枪的马萨林。面对摩恩.莱戴,他突然间觉得自己是在面对一个从太古洪荒中走来的魔鬼。不可一世这一念头,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马萨林,喂,马萨林,亲爱的,听着,不要走到他布下的局之中去……不要让他的气势压倒你……不要被他的小把戏骗到。”女人的声音传出,沿着他混乱不堪的思绪飘来。那声音如同是灵魂深处的窃窃私语,虽然朦胧、虽然遥远地仿佛难以触摸,却清清楚楚地传到了他的耳边,“开枪……马萨林亲爱的——开枪打破他设下的局……开枪……开枪……”
开枪……女人的声音围绕着他飘荡,就像他们缠绵时那双温柔的手在抚摸——是啊,他的手中还有枪……开枪——马萨林如同着了魔一般举起了手中的枪,将手指搭上了枪机。他的身旁,五十名警卫整齐地半蹲瞄准,激光束如同利箭刺透游荡的尘埃,笼罩了那三个加达里人。他们的对面,埃洛迪.苏上尉也举起了她那把沉重的突击步枪,同时马萨林的前额也多出了一个细小的红点。
“上尉,别轻举妄动。”摩恩.莱戴咬了咬牙,低声说道。紧接着就是一声枪响——马萨林开枪了,他们对面只有马萨林开了一枪。金属粒子钻进摩恩.莱戴脚下的地面,而他却视若无物地继续向前走着,一直走到马萨林的面前。散在周围的警卫也围了上来,组成了一个半弧形的包围。他们之中一些经验丰富的老兵互相对视了一下,感到冷汗正在浸透自己的全身。他们认出了那个外挂弹仓中的弹药。那个上尉手中的磁轨步枪能够在三秒钟内将那十发枪榴弹全部倾泻出去,飞散的弹片足以穿透装甲、血肉和骨骼,覆盖他们所在的这片区域。
“马萨林……尤勒.科迪纳尔.马萨林,我们来做一笔交易。”摩恩.莱戴率先打破了死寂的沉默,沉声说道。他的目光死死地攫住了他对面那个莱登船业的安全总监,仿佛是要扼住他的喉咙,刺透他的灵魂。
“交易?你有什么本钱?”马萨林大声问道,仿佛是害怕被人看出自己的心虚。他握紧了手中的枪,然而在魔鬼的面前,枪又有什么用呢。
“本钱?”摩恩.莱戴沉默了一会儿,诡异地笑了笑,“你的本钱是五十枝RX-300磁轨步枪和一枝G-50系军用手枪。而我的本钱是十颗M-35系班用枪榴弹。很遗憾,动用了那么多电子干扰设备和UF-27,到最后我们又回到了同一条起跑线上。您应该在天上就把我打下来的,尤勒.科迪纳尔.马萨林先生,或者——其实是您背后站着的那位女士呢……”
“女士?”马萨林吃了一惊,他本能地去问神经网络那一端的那个女人,可他却发现那个女人已经不在了。
醉人的轻笑从门扉背后传来,那个女人穿着紫色的长裙站在光与影的交界处。仿佛是堕入凡间的天使,又似乎是从炼狱走来的魔鬼。“我就知道,他根本拖不了你多久摩恩。只不过看起来,似乎我还是高估了他。”女人说着向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马萨林投去了一瞥,她眼中的笑意也愈发浓重起来。
“不——”摩恩.莱戴冷冷地说道“是你低估了我,失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0-3-17 16:57:48 | 显示全部楼层
:dabin1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EVE China Fans Site. ( 京ICP备14009782号

GMT+8, 2017-10-20 00:2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