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257|回复: 50

[为庆祝2017新年将至,长篇连载]CEVE:历史的终结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9 17:06: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人原创,原载于贴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9 17: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序言:历史的终结,由我们见证

在晨曦,属于政工的时代早已过去了。一年来,我们再也没看到过任何可以与历史上的那些雄文相提并论的大作。在2015年于贴吧名噪一时的,TS_YC117所做的,那些提前一年预测了TGA之惨败的长篇,似乎已经被认定是长篇政工文的绝唱。而ECF的衰落则早在49之战结束后。ECF军团区在高峰时期曾每日有数千新贴,阿叉波波,马脸,夏日星,B叔等政工大师扬洒雄文指点江山。而如今整个ECF一个月的贴量可能还不到那时军团区一天贴量的零头。

这是很容易让人理解的情况——当晨曦局势已经难以让人察觉到任何起色时,政工们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所有人都可以看到PIBC的一家独大。因此,任何对于局势的分析都将失去意义。尽管这个说法对当事人来说十分不公平,但是,谁愿意去看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呢?源泉又出了什么什么幺蛾子,希拉又发生了什么什么大新闻,时至今日,这些或许也可以算得上是有点影响力的事件,但是和历史上那些大战相比,真的是毫无关注的必要了。

我们或许已经迎来了——在此请允许我望文生义地滥用这个词——“历史的终结”。CEVE这个游戏已经结束了。表面来看,PIBC是胜利者,其他的势力则都失败了。幕后的大赢家则是各种工作室与脚本商。至于普通的玩家则是受害者。大家就这样被圈养着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Same Shit Different Day,一边抱怨着物价高涨,一边继续百无聊赖地消磨时间。你不可否认,这种结构非常稳定。每个人,或者至少说每个留在游戏里的人都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安于现状的人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不安于现状的人则没有改变现状的能力,做着堂吉诃德般的努力。

但这种稳定的结构也具有非常明显的缺陷:在我们这些曾经见证了这个游戏过往辉煌的人眼里,这样的结构缺少乐趣与生气。在我们的记忆中,这个游戏有很多旗鼓相当的联盟,他们有时战争,有时合作,尔虞我诈,让宇宙在战火中燃烧。时不时就会爆发几场大战,经过几个通宵的战斗,改变了主权的归属。过一段时间,或许这些主权又被推了回来。我们享受这样的游戏,享受一次又一次的联盟集结,享受一次又一次的蹲站后的大战,享受一次又一次的齐射,一次又一次的战沉。

我们,曾以为这样的游戏将永远进行下去。但是,2014年3月25日,在我们从未见过的末日之战中,一切都被改变了。从此CEVE便不可阻挡地慢慢进入了一片死水中,堕落直至今日。尽管也有挣扎,但均毫无效果。但我却不愿就此沉寂。相反,我将以一系列不合时宜的长文来描绘这个“历史的终结”。毕竟,故事的结尾总要有个句号。

我将就2011年3月至2015年11月间(我将在随后解释这两个时间点的选择)的CEVE历史进行事实性与分析性的写作。这其中将包括:
· 几篇阐述我的历史观与分析模型的文章。我将试图把握属于CEVE的独特的历史的逻辑,进而研究我们的晨曦是怎样,又为何,最终变成现在的样子。
· 根据时间线撰写的的这期间全部重大历史事件的真相提取与整理。

这个目标是非常狂妄的,不过我将会尽力完成。时间需要至少半年。

尽管这其中的实际意义甚微,但其实,我一开始就对“以史为鉴”的观点嗤之以鼻。或许对于有些人来说,他们渴望从这些文章中找到反馒的奥秘。但我坚持认为,对历史的揭示本身就有意义,不需要再额外为其赋予一个目标。认知并不仅仅是为了实现更高目的的手段,其本身就可以被作为一个最高的目的。

这些波澜起伏的历史确确实实是由我们创造的。确确实实有无数的年轻人曾为了一个游戏之中的史诗战争而费尽心血。他们在一个虚拟的世界中,书写了一段又一段传奇。当这些传奇终将走向结尾的时候,我不希望她们就这样被遗忘。尽管在未来,我们可能觉得自己当年在游戏中的所作所为并没有什么意义,只是平白浪费了青春。但是,这并不会使这些传奇失去光彩。我们依然可以从那些虚拟id的虚拟人生中,看到他们每个人的坚毅与脆弱,勇敢与懦弱。

我只是希望,曾经热爱这个游戏的人们,在五年后依然能看到这些文章,当他们看到那些熟悉的名字的时候,还或多或少还能想起自己年轻时在这个游戏里所经历的那些历史,还能想起来,自己曾经是那些史诗战争中的一部分,还能想起来,自己无数个夜晚于屏幕前的奋战。我只是希望,正在看这这篇文章的你,不会忘记这个游戏曾给你带来的快乐。

好的,让我们开始吧。

评分

参与人数 1三钛 +1 资产 +1 收起 理由
灬大便超人 + 1 + 1 相同的时间点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9 17:07: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CEVE历史的阶段划分:我们所经历的时代

这将是我的这个大长篇系列的第一篇文章。正如我在序言中所说,我这个系列中所有的分析将会基于2011年3月至2015年11月的历史。那么,这两个时间点究竟有何特殊之处?这段历史究竟有何特殊之处?为何我要选择它们?我是如何看待这段历史?接下来我会简述一连串历史事件(非常简单地简述,且不对事件做任何评价。因为大部头在后面的编年史中),试图回答这些问题。根据某些原则,我会为这一段历史时期再进行阶段的细分,最终很简单地告诉大家我的想法。



首先讲述2011年3月这个时间点选择的原因:
2011年3月北方联盟正式宣告灭灯。
2011年3月荣耀联邦正式宣告灭灯。
2011年3月30日,国服更新霸权版本,超级旗舰时代开始。

这个时间点,便是FBP在历史上最为强大的时间点。几乎占领了特布特和特里菲斯以东全部的领土,其中包括当时全星图最为肥沃的盛产三钛合金条的新八区无人机领土。北面,经过了猫盟下主权事件,NBP体系的特布特防线崩塌,FBP伺机发动攻势。进而,荣耀灭灯,FDK也撤出血脉。南面经过46DP会战北盟灭灯后FBP顺利占领底特里德全境。此时的FBP其势头并不亚于历史上任何一个强大的联盟群,正挥师继续北上,准备攻下斐德克。

然而之所以说这时是FBP最强大的时间点,是因为其马上就要衰落了。4月份,发生了2R圣坛事件,FBP一条泰坦陨落星海,这在当时是极其大的新闻,因为那会国服总共也没爆几条泰坦(当然后来很快一下爆了7条)。战火白虎发布了著名的“FDK的夕阳有点红”。FDK保卫战就此打响。后面在整个2011年中所发生的事情已经不再需要多说。夕阳红的变成了FBP,PIBC北上,FDK防守成功,后又经过DBT,0-Y等一系列战斗,PF联军逐渐成型。这里我跳过了南方的战事,是想专注于于北方的问题。

2011年3月起,随着北方一连串战争,PIBC&FDK联军进入扩张期。这个扩张期不仅延续到了2012年的停服。2012628天成开服免费期之后,大量新人涌入,PF扩张的势头也更加凶猛。628直至年底,发生了G5ED事件,七月代蓝色,西联大练兵等。2013年初,东静寂谷会战打响。经历了三个月的于JZV,R-R,MGAM一线的绞肉机战斗,主权数次易主后,FBP在兔子区的领土只剩下了对舞。然而夏天到了,索恩公临危上阵没多久,又发生了著名的炎公主捡TCU事件,随后就是FZX百鸡宴,月形灭灯。对舞也被西联超旗舰队几天拆光,Q-T的空间站名字又改回了泛北火神殿。新八很快出现了两边拉蓝的联合阵线。至此,FBP彻底沦为二流势力,进入蛰伏期。

总结一下。
2011年3月至2013年7月,是西联逐渐成型乃至进入鼎盛期的时间段。在这段时间内,西联北方连战连捷,直至将FBP赶回地窖。



2013年的7月,是西联史上最强大的时期。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其马上就要分裂了。经过3V与FDK&7月的种种不愉快,2013年12月底,在全宇宙的惴惴不安中,就在元旦歌会上,LG跳了出来。第二天,量子漩涡与源泉海军联合舰队反叛。很快,FDK与7月加入,南共应和。最后就是三个月的世界(多米)大战。然而尽管面临全服围攻,PIBC&3V依然赢下了2CG,NJ4X,EOY,S-E等北方一系列重要节点战。进而蓝老板以无比奇葩的方式归来,在一月初就瞬间灭掉了七月。很快战事又转移到南方。就在版本更新无人机指派被砍的前三天,2014年3月25日,49-U6U超旗战。后面的事情你们都懂了。

总结一下。
2013年7月至2014年3月,是西联内部矛盾不断浮出水面,乃至爆发世界大战,最后3P获得胜利的时间段。



2014年的3月,很遗憾,并不是3P史上最强大的时期。但是在世界大战中站对边了的TGA则自此开始复兴,首先就是趁人之危拿下来南方大片领土,然后则疯狂招兵买马。时间很快到了2015年初,后面的事情就请看TS_YC117的文章吧。对舞-地窖一线从一个小小的不稳定因素逐渐变成火药桶。到了2015年9月,国服主权改版,进入手电时代。

总结一下。
2014年3月至2015年9月,是TGA复兴的时间段。但是这也让TGA变成了PIBC&3V的第一战略敌人。



2015年9月,是TGA在大溃败之后最强大的时期。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TGA马上就要迎来灭顶之灾了。总而言之,2015年10月,TGA阴差阳错照了对舞首星U-L的主权。可能他们只是想照着看看PIBC&3V的反应,不料让鲨鱼闻到了血腥味。经过一周时间I6的排队(银鹰曲剑)枪毙,TGA又崩了。地窖这次也被推了个干净。到了11月,主权基本落定。

那么也就迎来了“历史的终结”。
2015年11月,是PIBC&3V历史上最强大的时间点,从此国服进入了漫长的(还会在未来延续)的DeadGame期。



最后完整总结一下:
2011年3月-2013年7月:西联扩张,FBP衰败。
2013年7月-2014年3月:西联内战。
2014年3月-2015年9月:PIBC&3V独大,TGA复兴。
2015年9月-2015年11月:TGA又崩了。PIBC&3V无人再可敌。

这里我细分四个阶段的原则,就是TS_YC117的“主要矛盾”原则。他在当时PIBC与TGA都死掐南方的情况下认为:由于TGA已经成为了国服唯一一个有可能挑战PIBC地位的超级联盟,必将成为PIBC新战略的主要目标。因此,PIBC与TGA的矛盾才是主要矛盾。

最终他提前一年预测到了双方主权战的爆发以及爆发的地点。

我在这里也关注于主要矛盾。举例,按理说13年7月后西联和南共还都是明面掐TGA啊。但是此时TGA已经不是西联的战略对手了,这时候主要矛盾就变成了西联内部矛盾以及南共与PIBC的矛盾。所以,我才会认为西联内部矛盾在TGA败退地窖的时候就已经实际上摆到了一个,至少是地面之上台面之下的位置,将2013年7月作为这个时段的开端。

而,TGA嗝屁之后,国服也再无(也再也不会有)大的波澜,因此我们可以将2015年11月做为历史的终结。而PIBC&3V则是胜利者。他们是什么时候开始走向胜利之路的呢?若深究原因,或许确实可以追溯到很久之前。但若从直接的历史事件来看,这个时点就是FBP由盛转衰的2011年3月。这就是为啥我决定只关注这中间的历史。

这段历史,我称之为CEVE的近现代史。所谓近现代史,就是或直接或间接塑造了当代的历史。如果我们要理解当代,那么对近现代的研究就必不可少。这段时期的历史有些细节已经模糊,有些已经被涂抹的看不出原样。因此,追溯将会是极其困难的。但假如不追究细节,只是依其大体轮廓判断,总还是基本准确的。

在接下来的文章中,我将会继续逐步讲述我的历史观和模型,进而揭示CEVE历史的逻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19 17:49:5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吧!插个楼,坐等更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20 14:15:49 | 显示全部楼层
玩了5年EVE 从来不知道还有这么多大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20 14:54:25 | 显示全部楼层
TGA那个CEO叫啥名来着?老在节目里唱歌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0 16:24:3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CEVE历史走向的二元模型:物质资源与人力资源(上)

在前一篇文章中,我提出了我的观点:我们当前所处的CEVE局势的起源,若以历史事件为核心进行追溯,最早可追溯至2011年3月。也就是说,目前的局势是由2011年3月以来的博弈造就的。而在这篇文章中,我将试图首先搭建起一个极度简化的“人力资源-物质资源”的二元模型,进而试图用这个模型来解释2011年3月-2015年11月间的CEVE局势。并且,提炼出CEVE的核心矛盾。其中将会引用到疾风之狼星锁的三大定律。最后,以此模型来寻找国服转机最后的希望。

这将不会是一个严谨的科学过程,而更像照着弹孔画靶子。但,试想这样一个情景:我们知道弹孔的位置,也知道“这些弹孔都命中了靶心附近”这个事实。那么照着弹孔画的靶子,即使不是准的,至少也不会太离谱。

---------------------------------------------------------------------------

EVE的00区博弈的本质,是一个大型战略游戏。而战略游戏中决定胜负成败的要素,无非两点:资源,决策。二者互相关联:
1.决策需要以当下的资源为基础作出。
2.当下的资源分配取决于过往的资源分配,以及过往的决策。
看起来很绕,对不对?我来简化一下。

首先,我们把所有的资源分为两种,人力与物质。物质是人力的基础,人力使用物质。

物质=f(领土,舰船,金钱等要素)
这里的物质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物质资源不是研究重点,我就给了个很简单的关系。

人力=(普通成员数量*普通成员质量*普通成员权重+核心成员数量*核心成员质量*核心成员权重)*决策层质量*管理制度

人力资源是重点,所以我瞎给了个公式,用来说明我的观点。为啥公式是这样,因为我一拍脑袋想出来的是这样。
这里的人力,指的就是“人”的因素的影响。
这里的人员质量,不仅包括他们的游戏水平,也包括参与度,奉献度等等。换言之,就是一个衡量单位人口在联盟博弈中实际作用的标准。
在这个公式中,核心成员权重远高于普通成员权重,实际的决策层权重又远高于前两者。这很好理解,因为位置越高,其行为可能的影响力就越大。一个死刷子AFK了和馒头AFK了,肯定不一样。

在EVE中,决策是由作为玩家一份子的联盟决策层作出的,而不是如RTS或STG中一样,由一个脱离游戏之外的上帝(即操控小兵的玩家)作出。假如我们在这里做一个极度的简化,可以认为决策取决于决策层质量与管理制度。因此,决策这个变量就被融合进了人力资源中。

所以我们只剩下一个变量(资源)的两个方面,作为这个战略游戏的影响要素,即人力资源与物质资源。换句话说,EVE中一切战争的成败归根结底都只取决于这两个要素。

----------------------------------------------------------------------

那么接下来我将先抛出我认为存在的三个情况,并将在接下来作相关分析:

A.EVE中的形势,在我所研究的2011年3月至2015年11月的时间段中,大体可以分为两种。
1.49-U6U超旗战之前,物质资源与人力资源的分布总是不重合的。即物质资源优势与人力资源优势分别归属不同的势力。没有势力同时在两个方面都具有优势,
2.49-U6U超旗战之后,物质资源与人力资源的分布是重合的。即同一个势力同时在这两方面都具有优势。

B.进入2011年3月后,PIBC以及后来的PIBC&3V,自始至终拥有人力资源的优势。

C.往往占据人力资源优势的势力在热战爆发后表现的更加主动。

-------------------------------------------------------------------

下面,根据时间轴验证这三个情况。不想看的可以跳过这里。



阶段1:西联扩张,FBP退败期。2011年3月-2013年7月。

战争初期,西联吸收了大量荣耀余孽,在核心人员质量与数量上至少不弱于FBP。PF联军组成更为单一,和分散为多个联盟的FBP比,在管理制度上更有优势。FBP这时刚好遇到驱魔人退出EVE事件,在管理层质量上遇到较大损失。
西联人力资源占优。
战争初期,FBP坐拥大片新八合金区,南北均有新领土入账。
FBP物质资源占优。
物质与人力资源分配不重合。
热战是在2011年4月,2R圣坛小鸡事件之后爆发的。FBP对灭灯FDK的觊觎则从3月开始就有显露。
热战爆发前,物质资源占优的FBP看似主动。
开战后,西联很快易守为攻,防守反击打得FBP十分狼狈,最终年内打下西特布特,最终推至地窖。
但热战一旦爆发,人力资源占优的西联主动。



阶段2:西联内乱,南北联vsPIBC&3V。2013年7月-2014年3月。

西联指挥部大多数成员依旧在PIBC&3V,且暗月战斗部此时已经接过PIBC北方部战斗大旗,有极强实力。核心成员数量与质量占优。税改整合后的PIBC,对上各怀鬼胎的南北联,管理层质量与管理制度占优。
PIBC&3V人力资源占优。
南北联几乎倾全服00之力,包括了南共与FDK等经济实力雄厚的联盟,背后又有大金主。PIBC则是几乎孤军作战。
南北联物质资源占优。
物质资源与人力资源分配不重合。
热战是2014年1月。之前的挑衅多由F7作出,元旦也是LG主动起兵,一时有全服围杀PIBC之势。
物质资源占优的南北联在热战前看似主动。
开战后,南北联缓慢推进,反倒是PIBC,主动出击,北攻南缓,北方秒杀七月,随后就开始把打入血袭三星域的南北联往回推,是事实上的攻势方。
人力资源占优的PIBC在热战爆发后反客为主。



阶段3:TGA复兴 2014年3月-2015年9月。

期间无大战。PIBC拥有双重优势



阶段4:TGA被秒杀 2015年9月-2015年11月。

PIBC拥有双重优势。
TGA照U-L导致战争爆发,TGA看似主动。
I6被按着打了一周,PIBC主动。
TGA卒。

事实上我还把原则ABC往前推了一些,套在了之前的NBP与FBP的博弈历史上,似乎也或多或少得到了验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0 16:25:3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CEVE历史走向的二元模型:物质资源与人力资源(中)

接下来,我将就结论ABC进行可能的分析解释。

A.为何49之前的人力资源与物质资源分配不重合?
不如说,正是因为这种不重合才允许联盟间博弈得以开展。简单地说,是幸存者偏差。这种不重合导致了一种微妙的平衡或曰均势,使得联盟间的博弈不会过于偏向一方,而是会持续进行下去。如果这种均势被打破,联盟间的博弈也就不再存在意义,因为胜局已定。49后二者分配重合,于是49后唯一的大战,PIBC一周就秒杀了TGA。
在二者不重合时,游戏得以继续。二者重合时,历史快速走向终结。我们只是刚好见证了二者重合的时刻。如果这种重合在五年前发生,那五年前历史就早已终结了。

B.为何PIBC人力资源占优?
从普通成员数量上,PIBC几乎从来就没有占优过。但是,核心成员相对于普通成员的高权重以及决策层相对于核心成员与普通成员的高权重,最终成为了决定性的因素。
核心成员在战争中比普通成员士气更高,训练更有素,更加坚毅,更愿意奉献。他们在战场上有更高的出勤率,更良好的战斗素养,也不容易受敌对的舆论打击所影响。因此他们对于战争中的联盟更加重要,所以具有更高权重。
决策层决定了联盟在战略博弈时的行为,以及联盟在战争中的做法。这些位于00博弈系统的核心部位,因此具有极高的权重。

在历史上,NBP溃败之后,PIBC吸收了相当大一部分荣耀余孽,包含大量核心成员。其中,黑三星锁等人更是进入了PIBC联盟决策层。随后,PIBC还进行了税改。因此PIBC的核心成员与决策层始终保持优势。在高权重情况下,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C.为何开战前开战后的主动方会发生交换?
为何一旦开战,人力资源高的势力会更主动?

-----------------------------------------------------------------------------

下面是本文的核心内容。

物质资源是较好转化的。打下了主权,拿下了空间站,首先星系归属的月矿,异常等资源就立刻发生了转换。而旧主人在空间站里的东西虽然不会交给新主人,但旧主人显然是拿不出来了。

人力资源则较难转化。决策层和制度很难改变,改变的可能性在于成员。然而,在49前,在物质资源与人力资源分配不重合的年代中,真正意义上的因战败而大规模25的情况较为少见。往往是在原联盟受气,所以才战败时顺势25,如隐星,如珈蓝苍狼。军团和个人其实很少单纯因战败25。大多数成员宁愿跟着军团撤退,或投靠第三方继续与敌人作战(比如散落在各地的荣耀余孽)。

因此导致人力资源在联盟间固化,物质资源在联盟间流动。是不是与你之前的直觉认识截然相反?

这在疾风之狼星锁2011年的贺岁文章中其实都早有体现。请允许我原文引用他著名的三大定律:

“敌人守恒定律: 你永远无法彻底消灭你的敌人  只要你的敌人不退出游戏 你的敌人终将卷土重来。

时间无敌定律:在这个宇宙中 只有时间是永恒的  它能击败一切 见证一切  而如果你投入的时间足够多 你忍耐的时间足够多 你将获得更多的回报以及阶段性的成功

军团稳固定律: 阵营、联盟、派系 都不是EVE中稳定的存在,非常的脆弱  而随着人数的增加 会越发加重其不稳定性。 只有军团才是EVE中的绝对稳固三角形。”

而接下来,我将在这三条定律的基础上进行进一步的推导。

CEVE的历史逻辑,一切战争的根源,就是:
1.物质资源占优的势力试图利用物质优势主动压制人力资源占优的势力,以保障自己的物质资源继续占优,可以在未来继续进行压制;
2.人力资源占优的势力试图在这个过程中借机取胜,扩张物质资源以达到资源分配的重合,逆转被压制的情形。
3.这个过程中,由于上文中所述的理由(人力固化,物质流动),物质资源占优的势力看似主动,但实际被动;人力资源占优的势力看似被动,但实际主动。

接下来我将解释这三条。

物质资源占优的势力,其优势是流动的,是软的而不是硬的。这导致两个情况:

1.他们必须时刻确保自己的优势足够牢固,可以抵消人力资源上的劣势。而人力资源因此就必须一次又一次地主动出击,试图扩大自己在物质资源上的优势。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实在是很不巧,因为人力资源占优的联盟往往是因为其决策层质量与管理制度的优势。而这两者在公式中的位置决定了,假如增加同样多的联盟成员数量,在这两方面占优的联盟,其人力资源的增加值将会更多。因此物质资源占优的联盟必须时刻保持压制,必须尽力扩大自己的物质资源优势。否则随时间推移,新人进入游戏,他们在人力资源上的劣势会越来越大——真TM尴尬。我将之称之为“永恒的焦虑”。

2.不能接受失败,一旦压制失败,人力资源占优的联盟反扑成功,占据了更多的物质资源,物质资源占优的势力就会立刻失去自己的优势所在。此时此刻,资源分配将会重合。稳定博弈的基础顷刻间被消灭,变成了一边倒的打火鸡。局势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历史的终结,如当前形势。我将之称为“输不起”。

因此,他们一定会占据一个看似主动的位置。因为他们如果不能一直赢下去就会输。

人力资源占优的势力,其优势是固定的,是硬的而不是软的。这就是敌人守恒定律的体现。和物质资源占优的势力不同,失败并不会使他们丧失自己的优势。所以,他们只要赢了一次,就大功告成。输了?只需要重整旗鼓再来一次。本质上,他们是处于一个挑战者的位置上。

从概率的意义上和时间的意义上,历史是站在掌握了的人力资源优势的人那边的。毕竟,假如你的失败不会导致永恒的毁灭,成功却会导致永恒的光荣,那么只要时间足够长,你迟早会获得那永恒的光荣的。这就是时间无敌定律的体现。

但这个定律却只对掌握了人力资源优势的人起效。星锁就是这样的人,因此他把这个定律当成了放之四海皆准的铁则。但是对于反馒势力而言,他们在今天的坚持恐怕将并不会如曾经的荣耀余孽们一样,换来好的结果。

-----------------------------

这时,你一定有一个问题,为什么物质资源优势不会导致人力资源优势?大家都喜欢抱大腿啊?敌人守恒定律真的成立吗?

这时候我们就要回到定律本身,探寻其为何存在。

我的解释是,首先是因为关系网络,其次是因为决策要素。根本的原因,则是时间。

玩家具有黏性,对自己的联盟,军团和朋友都有感情。游戏中社交成分的重要性导致形成了复杂的关系网络,这种网络本身就具有不断自行加固的能力。这导致大多数人并不喜欢频繁改变这些关系。也就是说,至少在PIBC一统天下之前,玩家并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爱抱大腿。很不巧,越是对人力资源影响力大的核心玩家与决策层玩家,越会深深陷入这些关系网络中。他们的固化程度远高于普通玩家。

而另一个角度来看,玩家,特别是新人,在选择自己的势力倾向的时候,并不把联盟的物质资源当作重要的选择标准。为什么?这时候就要引入星锁的第三定律,军团稳固定律。招新以军团为单位,新人挑选的是军团而不是联盟,而即使是物质资源差别很大的联盟,其中的军团往往也不一定有着很大的差距。举例,如今的PIBC物质资源优势,TGA物质资源劣势。但是,创世的物质资源绝对远高于PIBC某个不知名小团。到最后显现出来的是,新人的选择往往是随机分配的。

而问题的核心在于,在EVE中的世界中,与现实不同,一个大国兴衰起伏数次,只需要很短的时间。这也是这个游戏最不真实的地方,恰恰成为了命门。FBP由盛转衰,TGA再度崛起,TGA再度崩盘,只用了不到五年的时间。现实中可能需要几百年来经历这个过程。几百年的时间,会有十几代人的交替,但五年的时间却做不到。

星锁的三大定律之所以成立,正是因为EVE世界中的时间太过于短暂,信息传递也太过于快速。这消灭了动态的过程。在短期,敌人守恒,时间无敌,军团稳固。越是短期,越是静态,这些定律就越明显。不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而是铁打的兵流水的营盘。在长期,存在代际交替,人会老会死。科技在地区间的流动时间也很长,导致了地区间技术水平的差异。因此这些定律不那么稳固。但EVE里,这些长期中必然会发生的事情都不存在,而只存在短期情况。

-------------------------------------------------------------------------

真正可以改变联盟间人力资源分配的情况,在EVE的世界里,发生极少。往往只可能在两种情况下,这样的情况才会发生:大规模的玩家势力倾向改变,联盟改革影响管理制度。在历史上,每次这样情况的发生都造成了重大影响:前者决定了2011年FBP的溃败,后者铸就了2014年PIBC的胜利。关于这些事件的影响,我在后续文章会继续解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0 16:27:3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CEVE历史走向的二元模型:物质资源与人力资源(下)

接下来将是本文的最后一部分:国服最后的希望是什么?

首先,我们将两个事实放到台面:
  1. 整体而言国服玩家的游戏乐趣在下降。
  2. 游戏的乐趣决定玩家福利,是可欲的。

其中事实1可以直接从在线人数的下降看出。

还有两个明显正确的推测:
这种乐趣的下降很大程度上是受PIBC独大状态的影响。
假如解除PIBC的独大状态,这种乐趣的下降是可以被扭转的。

因此自然得出推论:
为促进整体玩家的福利,解除PIBC的独大状态是可欲的。

这不是任何人的错,寻找任何需要为之负责的人也没有意义。獌一直试图将其归咎于“还不是因为你们反馒势力太弱”“是你们先打我的”,但这显然这无法改变以上事实与论断的正确性。

因此,我接下来会以反馒为目标来思考。

--------------------------------------------------------------

我们假设一个非常完美的情况:换代理,删档重新开荒,物质资源重新分配。这应该是我们能想到的最理想的反馒情景了。装甲师,堡垒群,都被清零,从物质上,獌们和反馒势力一样,一无所有。但是,问题在于,人力资源固化。根据前文中我所说的内容,我们可以预测到,獌还是会抱团。PIBC的制度还可以继续沿用。

于是我们就遇到了一个很滑稽的情况:物质资源未分配,所有人在这方面具有相同条件。人力资源,獌依旧绝对占优。会发生什么?当然是獌凭借人力资源优势,重新抢占优势物质资源咯!如果真的删档重新开荒,那显然还是獌继续赢啊。

即使在如此理想的情况下,反馒势力依然会惨败,我们又有什么理由相信,国服会存在转机呢?

唯一可能的转折点就在于,反馒斗士必须要比獌拥有更多的人力资源。这样就存在重新建立博弈平衡的可能,我们将会再次进入“人力资源优势联盟挑战物质资源优势联盟”的循环,直到獌终于也输了的那个时刻到来。

不过,这个计划成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不对反馒势力抱任何希望。

人力=(普通成员数量*普通成员质量*普通成员权重+核心成员数量*核心成员质量*核心成员权重)*决策层质量*管理制度,这是我们的公式。反馒单纯靠自己修炼自己,从内部提升这些属性,要超过獌,是不可能的。獌嘲笑反馒,认为他们是自己能力不足导致反馒失败——这种嘲笑,废话连篇。反馒志士当然是因为人力资源不足,也就是人的因素输掉的。这在上文已经分析过了。但如果反馒志士据此认为可以靠自己提升自己的水平来击败獌,那未免也太天真了。且不论反馒和獌的差距有十个东非大裂谷那么大,你提升自己,獌难道就不会了?这种追赶注定会失败,EVE历史上也从未有过这种追赶成功的案例。

假如光靠反馒势力的自我改革,恐怕很难弥补这个差距。想要扭转人力资源的劣势,最可能还是通过大规模的玩家势力倾向改变。简单地说,就是獌向反馒的转化。直接地说,就是PIBC的分裂。这当然和幻想没什么区别。但是,指望靠提升自己来反馒,成功的可能性可以肯定为0。指望引导PIBC分裂来反馒,成功的可能性或许还有0.1%。獌当然想告诉你这0.1%可以忽视,还会尝试把你指引到那条成功可能性为0的路子上。獌就想和你们来场公平的骑士决斗,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输不了。但是,这0.1%很可能就是反馒唯一的希望。如果你再乖乖听獌的话,把这0.1%也给忽视了,自己去找獌硬碰硬(送死),岂不是等同于举手投降?

但,让PIBC分裂,这个老调重弹,有可能成功吗?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21 11: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到政工竟然遗漏老僵尸和我,差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1 11:38:4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嫩骷髅 发表于 2016-12-21 11:21
说到政工竟然遗漏老僵尸和我,差评。

抱歉抱歉,这个确实是我的疏忽。
没想到这个贴把您给炸出来了。其实我一直觉得啊,您和老僵尸上下作法的那个时代,是ECF最精彩的时代,也是EVE的00最精彩的时代。可惜一去不复返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21 11:4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这个嫩骷髅 于 2016-12-21 11:53 编辑

心血来潮偶尔看看,49会战什么鬼完全不知道,简单科普一下。


另,现在大家想明白我是那一家的了么?



另外告诉大家一件事,我们当初的一个战友,真是身份也是军人。在这次阿勒颇战役中以中方顾问团的身份为国捐躯了。http://mp.weixin.qq.com/s/ozydUJDj9EewYziYBhj4bA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2-21 17:3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啊···贴吧看到一半,发下你不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1 18: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zhy2012zi 发表于 2016-12-21 17:30
是啊···贴吧看到一半,发下你不更了·····

贴吧分着发的,不好找。里面有些私货也不好往贴吧发。这边是完整版的。
其实发ecf肯定没贴吧看的人多,顺手在这边发一下纯粹是情怀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2 21:52:58 | 显示全部楼层
CEVE历史的解释:PIBC例外主义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在星锁的三大定律基础上提出了人力资源-物质资源的模型,并指出星锁的三大定律是其特殊表现形式。而由于其具有人力资源的优势,星锁的三大定律均最终对PIBC的崛起乃至称霸有利。这时我们可能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是PIBC?为什么他们如此特殊?

而在谈论这个议题之前,我想先谈谈另一个问题:“历史的解释”。

历史是由无数的事件构成的。这些事件客观地发生了,但我们对它们的观测是一个主观的过程。一些事件有幸被纳入观测的范围;有些事件则被遗忘。我们选择观测的角度;有些角度则被我们忽视。我们无法确定我们的认知是真相,还是眼花看错了。甚至,我们还可以有意篡改真相、编造不存在的“真相”,乃至编造事件本身。

为什么要说这些?因为即使事件客观地存在,从原理上,我们也绝不可能形成对事件的完整客观的认知。“历史是个小姑娘,任人打扮”。既然对事件的认知是主观的,那随着我们挑选事件的范围,我们观测的角度不同,我们对事件的认知也是不同的。因此,我们对事件背后的原理和逻辑也就存在不同的认知。这些认知中或许存在唯一正确的那一个,或许不存在。

而我们对事件背后的原理与逻辑的认知,就是所谓的“历史的解释”。我们必然会看到,针对同一事件存在不同的解释。它们可能不同乃至矛盾,但只要其逻辑自洽,它们就具有一定解释力。尽管如此,我们可以判断这些解释的“解释力”的高低。有的解释更加令人信服,因为它们基于更加可靠的理论和思考,更严谨,更易于验证。有些解释尽管可以说通,但却难以令人信服。

而对于“PIBC成功的原因”的看法,就是一种“历史的解释”。在目前,对于这个问题主流的看法,也就是所谓的“PIBC例外主义”。我总结,目前占据主流的PIBC例外主义,是这样一种理论:

首先,它宣称:
1.PIBC之所以脱颖而出,是因为PIBC是特殊的
2.特殊之处在于,其拥有更加优秀的制度,和更多也更加优秀的人才。
这样的表述非常常见,在此不多做解释。我部分同意这种看法。

更重要的是,或者说位于PIBC例外主义更核心部位的内容是,它宣称:
特殊之处存在的原因在于其成员,也是特殊的。其成员,特别是决策层的内生属性如智商、行动力和毅力等,远胜于其他联盟。
或者用更熟悉的表述,这就是解析反馒失败原因时常见的“智商决定论”“嘴炮反馒论”“四处25论”。

这样的一种PIBC例外主义,首先,是非常符合直觉认知的。因为确实存在这样一种情况,即反馒势力犯了很多馒势力没有犯的错误;反馒势力的身上,出现了馒势力身上没有出现的负面现象。所以,很多人认为:我们看到的情况就是这样的啊,难道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吗?

另外,其作为一种历史的解释,是非常适合作为一种政治宣传的。其本质上在宣称,馒势力的成员拥有比反馒势力的成员更加优秀的某些能力与品德,而这是一种“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良鸟择木而栖”的现象。它在EVE玩家群中成功引发了这样的一种主流看法:馒头水平高,PIBC各方面都更优秀;反馒斗士则大多比较傻,缺乏骨气还喜欢打嘴炮。进而,引发了“以挺馒为荣,以反馒为耻,将挺馒作为智商高的证明,将反馒作为智商低的证明”的思潮。这种政治宣传在PIBC内部培养了一种精英感,使成员潜意识上获得了自我肯定,让他们也觉得自己是高智商群体的一员。在外部,打击了反馒势力成员的意志,并且还从舆论上创造了一个对PIBC极其有利的环境。

最后,这种解释也是非常适合用于自我开脱的。虽然“我”也反馒,但我还是非常“客观”地认为,反馒之所以失败,是因为整体上,反馒势力的智商,行动力与毅力较差。但“我”对自己的看法是,虽然“我”也身在反馒势力的整体之中,但却是“不存在这些问题”的那一小撮人之一。换句话说,“我”是反馒势力中的清流,是因为“我”的队友太蠢,“我”才输掉的。

因此,在不明真相而又幸灾乐祸的看戏群众,飞扬跋扈的馒卫兵馒小将,自认为怀才不遇的反馒志士,共三方面的推动下,这样的一种“PIBC例外主义”最终成为了最为主流的对“PIBC成功”这一事件的历史解释。

但是这样的一种历史解释是站不住脚的,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合理的理由可以告诉我们,为什么PIBC玩家的智商、行动力与毅力就更高。

既然都是同一个游戏的玩家,来自同一个族群,那么他们的智商、行动力和毅力应该大体符合正态分布。换句话说,大部分玩家的智商、行动力和毅力都应该在一个中等的水平,且玩家与玩家之间的整体差距不会太大,这是其一。

既然都是同一个游戏的玩家,来自同一个族群,那么也没有理由他们对联盟的选择,与智商、行动力与毅力的分布恰恰好,居然重合了,且刚好智商、行动力与毅力更高的那群人就去了PIBC,而更低的那群人就去反馒了。

对于这个问题,“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良鸟则木而栖”是PIBC例外主义给我们的解释。但这个解释同样说不通:将之翻译成严谨的表述,会变成“PIBC的玩家更加优秀,是因为在之前的时间中,PIBC的玩家更加优秀。”为什么在之前的时间中PIBC的玩家更加优秀呢?你只能解释说,更早之前的PIBC的玩家更加优秀。于是我们经过追溯得出结论,PIBC的胜利是因为,FRY疯人院比珈蓝神殿,IMGOD和KOK等等更加优秀。我相信,假如厌恶跨网游公会的馒主席听到了这个说法,一定会打死你的。

那我们只好得出结论:PIBC例外主义认为的“PIBC胜利是因为其成员的智商、行动力与毅力更高”——是说不通的。

“PIBC的成员的智商、行动力与毅力更高”,是观测的结果,是抽象的理论。真正发生的事情是,“【我们看到了】PIBC的成员的智商、行动力与毅力更高”。然而这个【我们看到了】是迷惑性的。实际上,正是因为PIBC胜利了,所以才让我们看到“PIBC的成员的智商、行动力与毅力更高”:反馒势力输了,并不是因为他们智商低;而是因为一般输了的人显得智商低,而他们恰巧是输了的那群人,所以他们才会显得智商低。反馒人士嘴炮反馒,是因为实力差距太大,他们没有通过其它方式反馒的能力;而不是因为他们天生就喜欢打嘴炮所以才输掉。反馒人士选择了25或AFK,是因为他们对实力的差距绝望;而不是因为他们生来就注定25所以才输掉。

大家每个人的智商、行动力与毅力其实都差不多。所以,智商低并不会让你输,喜欢打嘴炮并不会让你输,在困境的时候25或者AFK也不会让你输。因为这些条件对于你的敌人也是均等的。大家“都一样”,智商、行动力与毅力其实是控制变量。

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EVE China Fans Site. ( 京ICP备14009782号

GMT+8, 2017-12-12 22:0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