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庆祝2017新年将至,长篇连载]CEVE:历史的终结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5 00:42:14 | 显示全部楼层
CEVE历史的魔咒:“快乐游戏”的迷局(一)

接下来我的一系列文章会稍微显得零散一些,分别聚焦不同的具体事件,讲述我对其的看法。当然,这所有的讲述到最后还是可以被串起来的。

今天我会简单分析一下CEVE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一个概念,“快乐游戏”。

何为“快乐游戏”?首先我将为其下一个严谨的定义。我将之理解为一种原则,这种原则的用途是,决定个人进行游戏与否,以及个人进行游戏的方式。而这个原则的内容便是,将“将游戏过程中最终获得的愉悦感的总量”用作决定时的第一考量。

电子游戏,乃至游戏,不管是其被发明的原因,还是其在绝大多数参与者心中的用途,都在于提供愉悦感。每个人玩游戏都是为了获得更多的快乐,而不是为了获得更多的痛苦。既然参与者之所以参与这项活动,就是因为其可以提供愉悦感,那么将最终获得愉悦感的总量作为相关决策时的第一考量,显然是无比合理正确的。“快乐游戏”的原则,符合玩家的福利。

因此,我引入政治哲学上的一个概念,认为这个原则显然是“可欲的”(Desirable),即“快乐游戏”这个原则是值得追求,值得向往的。

但这并不符合CEVE玩家通常的认知。他们通常认为,“快乐游戏”在EVE这个游戏中,与“承担责任”处于对立的位置。他们认为,很多玩家之所以在游戏里遭到了战争中的失败,正是因为他们选择了“快乐游戏”,而放弃了“承担责任”,并且到了最后因此而失去了更多的快乐。

这样的一种认知,与我在上篇文章中驳斥的PIBC例外主义,拥有一些相似的特征。

首先,它被当作一种政治宣传而广泛流传。
其次,是错误的,是站不住脚的。

将对“快乐游戏”的概念用于政治宣传,历史已久,大概在2012年北方战役前后出现。在SBU体系下的主权战中,在当时各联盟整体组织度并不如今日的情况下,在舰队充斥大量628新人(而他们往往只能开幼龙)的情况下,七点集结,九点出发,十点到星门,对蹲到十二点过门接战,过门十分钟满编舰队被隐轰送回家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发生。因此,玩家中爆发了巨大的对游戏乐趣不足的抱怨。这时,军用馒头站了出来,于PIBC联盟邮件频道及ECF发表雄文《EVE的乐趣》,并提出EVE的终极目标在于胜利。全文内容如下。http://tieba.baidu.com/p/1784434955

而2013年的东静寂谷战役期间,这个概念再次被提起。在当时的MGAM、R-R一线的血战中,于春节期间,在FBP的势力中出现了名为“午夜四君子”的群体。他们借春节期间FBP与西联双方上线人数,特别是午夜上线人数锐减的情况,屡屡在半夜偷西联前线的主权得手,期间还使几个关键的争夺点星系一度主权易主,导致西联指挥部狼狈不堪,生怕战局逆转。而不同的是,正是PIBC及其友军的宣传力量宣称,这样的一种行为是违背“快乐游戏”原则的,因而是不可取的。他们宣称,春节是我国的传统佳节,在这个时点上,玩家不应该沉迷于游戏之中,而应该与家人共享天伦之乐。因此,FBP偷主权所达到的战绩是不光彩的,是为人不齿的。“EVE的终极目标是胜利,为了胜利应该抛弃眼前的乐趣”之类的话,断然是不敢说出来的,否则会立刻被不可一世的PIBC及其友军宣传力量轰杀至渣。

在2014年世界大战前后,这个概念又再一次成为贴吧政工关注的焦点。因为当时的南北联军打出了“快乐游戏”的大旗。因此,作为敌对势力的意识形态,PIBCers必须将其解构,乃至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因此,他们再一次转换了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随着战场局势的变化,他们宣称,南北联军高层大谈“快乐游戏”,自己却进行暗中交易(而对于敌对势力的高层与普通成员进行分化在CEVE历史上一直是政治宣传的重要内容);南北联军的“快乐游戏”实际上代表着“放弃责任”,进而导致了战场上的失利。

而在后49时代,PIBC进入无人可敌的状态。这个状态导致PIBC在击败了全服围攻后,还需要面对全服不间断的挑战;FOF在源泉继续抵抗,RAC以CA为代表的鹰派军团同样抵抗激烈,联合体在此时位于鼎盛期,中联也很快进入了巅峰。因此,PIBC面临大量的骚扰。类似于“周末晚上黄金时间去帮(刚刚在一场战争中与自己为敌想干死自己的)FDK守主权,结果蹲了一晚上,硬是没接战/顶着时间膨胀打了没多久就团灭/顶着时间膨胀打了没多久联合体就跑了(银鹰时代相比多米时代,接战时间有所缩短)”的情况频频出现,对PIBC普通成员的意志力提出了较大挑战。因此,必须进一步强化“快乐游戏不可取”的概念,向联盟内部灌输“要为联盟承担责任”的思想。而这样的一种做法也延续到了今天。

而接下来我将驳斥对“快乐游戏”这个概念的错误理解。

请允许我让大家看一下知乎上EVE分类下这个问题下面的一个回答,其中提到了一个概念“兴趣阈值”。接下来我会提到它。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1119957

首先要说的是,对“快乐游戏”这一原则的攻击,基本上都是无效的。他们只是攻击了“宣扬‘快乐游戏’”这种行为,或者是进行这种行为的人,而没有真正攻击到这个原则本身。因为,提出这个原则的人,并没有真正执行这个原则。或者更进一步,请允许我怀着恶意的揣测,说,攻击者之所以攻击“快乐游戏”的原则,仅仅是因为提出这个原则的人在他们的敌对势力而已。

这其实是非常好理解的。因为“说”是一回事;“想做”是另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这三个阶段之间恐怕隔了几百个旗舰鸿沟。举例来说,南北联军仅仅是将“快乐游戏”作为自己的政治宣传而已,而并没有真正执行这个原则:你要和我说——一群每次开会都摆出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要干死馒头,与PIBC势不两立不死不休,一个比一个激动乃至扯到夫妻感情问题的人,是在快乐游戏——我是宁愿被发配润滑馒军装甲师的履带也不会信的。他们明明是将“痛苦游戏”“仇恨游戏”作为自己的原则了。这是与“快乐游戏”截然对立的嘛。以这样的心态去玩游戏,将“获得快乐”的本意变成“尽快解脱痛苦”的哀嚎,那真是不输才奇怪了。

然后你告诉我,他们就是因为“快乐游戏”才输掉的。Excuse me?

所以说“快乐游戏”问题上双方的争论,只是两个不同势力的政治宣传的交锋罢了,实际上是各说各话,鸡同鸭讲。到最后就变成了,“某个势力战场上赢了,因此他们舆论上就赢了”(而这个观点其实也是一种政治宣传,且是正反馈的)。

让我进一步说清楚:南北联军乃至后来的反馒势力,就算是非要从这个议题上找出其失败的原因,那也是因为他们(尽管口头上说了却)没有做到“快乐游戏”,而绝非一些人宣称的,是因为“快乐游戏”他们才输了。下面是详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5 00:42:31 | 显示全部楼层

CEVE历史的魔咒:“快乐游戏”的迷局(二)

联盟对于“快乐游戏”的利用,本质上在于对兴趣阈值的把握。如果联盟成员的兴趣阈值都很高,他们就会罢工,因为联盟运行所需要的工作并不都能满足他们的兴趣。如果联盟成员的兴趣阈值差别太大,不同兴趣阈值的人就会分裂。

而假如联盟成员的兴趣阈值都很低,会发生什么呢?他们将不可战胜,因为他们无所不为。哪怕是把一坨屎塞到他的嘴里,他都会开开心心地吃下去——还会在联盟集结时于YY频道作为军歌开心地播放。有时嘴上也会有点小情绪,抱怨抱怨主席的不近人情,到头来还是会乖乖听话。你怎么可能指望带着一群打输了就要发一坨联盟邮件七嘴八舌抱怨的人,去战胜这么一群战场上如狼似虎战场下当牛做马的人?

而到具体的执行层面,则有很多方法:比如挑选出来那些个人兴趣阈值使其更愿意做脏活累活的人,而避免让其他人做那些工作;比如尽可能在高兴趣活动和低兴趣活动的安排之间做出平衡,打一巴掌给一个枣。但是最有效的,还是降低/统一本方成员的兴趣阈值,提高敌对成员的兴趣阈值/利用敌对成员兴趣阈值分化。

具体到行为上呢?很简单。我各举一个例子。降低本方成员的兴趣阈值,可以通过政治宣传,比如馒大林同志的雄文,比如对“快乐游戏”原则的诋毁,比如联盟会议上的咆哮。利用敌对成员兴趣阈值分化,比如人数碾压,比如吨位碾压,比如宁愿蹲死一晚上也不接战。

而,这一切,代表什么?

只有大胜才快乐的人,比赢了就快乐的人更难快乐;赢了才快乐的人,比有的打就快乐的人更难快乐;有的打才快乐的人,比组队就快乐的人更难快乐。组队才快乐的人,比上游戏就快乐的人更难快乐。从这个意义上,我们倒是可以说,最“快乐游戏”的人,恰恰是那些兴趣阈值最低,什么困难的事情都愿意干,在外界眼中最不快乐的人;在如今的情境下,也就是PIBCers。尽管在外界看来,他们做什么都要听从馒大林同志的慈父教导,时不时还会被慈父铁锤好好教育一番;但是,他们依然快乐。

作为曾经的铁杆死硬派底层馒小将的一员,我从自己的经验出发,觉得,这是因为他们可以从中获得极高的代入感。他们(我们)喜欢这种遵守严格规章制度的感觉,喜欢这种主席一声令下就集体出动的感觉,这让他们(我们)觉得,他们(我们)是高度团结的而非涣散的,他们(我们)是一个伟大集体的一分子,他们(我们)是听命令听指挥的精英好战士。只要满足了这些,他们(我们)就会快乐。尽管我们(你们)觉得馒卫兵在馒头的压迫下生活无比悲惨在永恒的痛苦中难以逃离,但是他们(我们)会觉得我们(你们)都是傻×,都在放屁,他们(我们)明明很快乐。他们(我们)很有自豪感与凝聚力,和我们(你们)这群乌合之众不一样。而且,他们(我们)赢了,我们(你们)输了,这又会加强他们(我们)的这种感受。越是拿“快乐游戏”和他们(我们)说事,他们(我们)内心就更加坚定。这又是一个正反馈系统。

对,你没有想错:说好听点,这是现代军队的运行方式;说难听点,也是法西斯制度的运行方式。

这就像是一个下限的比较:谁的兴趣阈值更低,谁就更能做出别人做不到的事情,谁就赢了。

最后,再总结一下本文的用意:
在“兴趣阈值”这一理论的基础上分析PIBC胜利的原因。
揭示CEVE中政治宣传所处的重要地位。

本系列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 17:37:38 | 显示全部楼层
PIBC的胜利,就是准现代军队的体系对准民兵体系的碾压。问题是CEVE没有语言民族文化的隔阂,阻止不了向往高效军事体系的人往同一个联盟集中,CEVE的兵员又不够多,多到可以填满PIBC这个池子并溢出一个新的足以抗衡的联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4 02:50:55 | 显示全部楼层
作为一名曾今的无名小兵,我想说eve的这些日子,确实是我玩网游时光里,非常独特有趣的经历。
不知道以后会不会还有一款这样的游戏,老实说,eve的画风和官方给与的游戏内容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向曾今的绿星蓝星红星们致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7 11:47: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如今贴吧也不活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9 06:40:4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嫩骷髅 发表于 2016-12-21 11:40
心血来潮偶尔看看,49会战什么鬼完全不知道,简单科普一下。

现实太残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0 01: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复仇者级海军型 于 2017-1-20 01:50 编辑

一月份比较忙,没时间更新,抱歉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 00: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月份太忙了,实在没有时间更新,最近终于闲下来,开始继续填坑。

在这一篇中,我将会定义“组织度”的概念,并且借用宏观经济学上的发展理论模型,猜想可能存在一个组织度陷阱,而这个陷阱可能影响了CEVE的各联盟的发展。



长久以来,我们一直能看到这样的情况。在馒头的铁腕与各种各样的规章制度下,PIBC联盟的运行井井有条,各项事务高效地完成。经济上,税收的任务被化为非常精确的数字,根据领地情况,按期分配到每个军团。军事上,同样精确的集结统计机制确保了每个军团为联盟付出了应有的人力。更有3P指挥部,其在EVE这个游戏中简直是令人叹为观止的存在。

而PIBC的敌对联盟们则与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联盟与其说是一个整体,不如说是一群军团的松散的联合。甚至多次出现危难时刻各军团各自为战的情况。而,没有如PIBC般高效的联盟后勤系统,没有如PIBC般强大的联盟指挥部,绝大多数联盟的潜力从未被释放。

而这样的一种差别,我在此就将之成为“组织度”的差别。

组织度,假如为之下一个严格的定义,我认为其具有两个方向的内容:
一,是纵向的组织度。即联盟对不同层面的事务进行统筹安排的能力。
二,是横向的组织度。即不同军团的战力被联盟整合的程度。


接下来是重点内容。

首先,我们可以看到,组织度对于一个联盟,是一种倍增器的作用。假如拥有相同的人力资源与物质资源,那么拥有更高的组织度就可以提高对这些资源利用的效率。

而提高组织度,代表着改变目前的联盟管理制度,也就是改革。这种改革并不一定是要将权力中心化,但一定会改变现状。而我们都知道,现状如果改变,假如不是帕累托改进,必然会导致有人利益受损。因此,就会面临着阻力。

而假如我们再代入“改革越是深化,阻力也就越大”这条假设,会发生什么?

改革的目的是提高组织度,但改革的前提也是组织度。如果没有足够高的组织度,改革就无法推行,也就无法提高组织度;但如果不推行改革,就无法提高组织度,也就不可能改革。出现了一个非常典型的困境。

那么,就可能存在一个点:
在这个点上,任何试图进一步提高组织度的改革,将由于组织度不够高而不可能成功。
而这个点就是组织度陷阱。

javascript:;
如图所示,红线为【组织度 曲线】,蓝线为【改革所需组织度 曲线】,而二者的交点黑点便是【组织度陷阱】。在黑点以左,【组织度】高于【改革所需组织度】,改革可以持续推进,【组织度】持续提高。黑点是临界点,此时【组织度】等于【改革所需组织度】。而黑点以右,【组织度】低于【改革所需组织度】,改革无法推进,【组织度】无法提高。因此,【组织度】和【改革推进程度】都停留在了黑点所处的地方。

这样的一种理论符合我们的直观认知。在联盟管理层面,绝大多数联盟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几乎没有多少进步。我为了验证这一点,最近开了几个小号去体验,感受很明显:大部分联盟,他们的运作方式恐怕和12年的时候还没什么区别。作战也好,管理也好,都非常随意。

拿TGA来说,近期底特主权战中看不到在联盟层面统一组织的行动(经常是创世组一个队单独行动,北风组一个队单独行动),也缺乏各种预案(我猜,0-W778空间站里面一定还有物资没撤出去)。能有两个军团联合作战,都算是谢天谢地了。

这让人完全看不到是事关主权的作战的样子。你可以认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组织度上,恐怕现在的TGA和五年前溃败的FBP…..好像没什么区别。


但是问题来了:好像PIBC……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我们可以看到,自12年以来,PIBC建立了非常优秀的联盟指挥部,推行了税改,增强了联盟对T2生产的管理能力,实行了精确统计的集结分制度。对PIBC来说,好像压根就不存在这个组织度陷阱啊?或者说,对于PIBC来说,好像这个组织度陷阱的位置,和其他联盟….有些不一样?

我个人是倾向于下面这种解释。当然,这是个开放式的问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

“改革越为深化,阻力也就越大”,其实是一个局部的情况。如果改革真的足够深化,那么由于联盟掌握的资源已经足够多,那么推行进一步的改革反而没有那么难,因为阻碍改革的人已经不再拥有足够资源。这意味着什么?至少【改革所需组织度 曲线】的一阶导数并不是如上图那样单调递增的。那么假如我们画出修改后的曲线,就会变成这样:


在【改革所需组织度 曲线】的拐点P以左,【改革所需组织度 曲线】的一阶导数单调递增。而拐点P以右,【改革所需组织度 曲线】的一阶导数单调递减,乃至开始低于【组织度 曲线】的一阶导数。最终,这使得二者除A之外,还在更靠右的B点上相交了(黄色标识)。

【改革推进程度】假如在xA与xB之间,都是组织度陷阱(因为【改革所需组织度】大于【组织度】)。因此,组织度陷阱并不是一个点,而是一段。

而B点代表着一个值:如果【改革所需组织度】水平保持不变,在当前的【组织度】水平下,如果能使【组织度】与【改革推进程度】的值超过B,就会进入组织度持续增长的新阶段。

而【组织度 曲线】的水平可能会随着特殊的历史事件与历史时期而改变。也就是说,存在外部因素使得【组织度 曲线】进行上下平移的可能。

而如果我们在假设,长期内【组织度 曲线】的水平是一个固定值,只取决于联盟的内生因素的话,就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特殊时期,外部因素使【组织度】水平提高,曲线向上平移。红蓝线相交于新的均衡点,在A与B之间。而在【组织度】还没来得及超过B的时候,【组织度】水平就回归了长期水平。因此,这个联盟的组织度就停留在了A与B之间的那个点,也就是它曾经达到过的历史最高点。这个点位于组织度陷阱之中。

在这种模型下,我们可以认为:

大部分联盟的组织度与改革推进程度,最终停留在了A与B之间。

而PIBC的联盟组织度,首先可能也停留在了A与B之间的某个点。但是,相比于其他联盟,PIBC所处的这个点是最靠近B的。

但PIBC的联盟组织度和其他联盟比实在是高出太多。我认为更有可能的是,在之前的特殊时期中(我认为是西联与FBP之间的北方战争时期),PIBC的联盟组织度已经超过了B点的水平。在我们的模型中,这意味着PIBC联盟的组织度将继续提升下去,直至可能的最高值(或许这个值已经达到了)。

而组织度又直接影响到一个联盟的实力。我们可以继续猜想:如果PIBC的实力已经强大到这样一种程度,使其可以以一己之力影响特殊历史事件的发生,会怎样?那么PIBC就有能力将所有其他可能与之竞争的联盟封死在这样的一个组织度陷阱之中,也就是封死其他联盟的实力。

这可能已经发生了,也可能没有发生。

太晚了,睡觉了,懒得写了,本篇完。

另,今天听了TGA的歌会,怎么说呢,从今天的发言而言,我是非常尊敬魔神,套索,索隆乃至于老李的,我觉得他们讲的都挺不错,有录音的可以去听一听,或许会有启示。

晚安。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 21: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先说一下我认为FBP的失败原因。
1.打FDK的决心不够,但是却放任白虎 等叫嚣灭亡FDK。整个FBP没有统一的战略目标。对于灭亡FDK,北方军团,南方军团,新八军团完全没有统一认识。从来没有做过任何有成效的内部动员。对于灭不灭FDK,灭了FDK后要不要灭PIBC,灭了PIBC要不要灭RAC根本没有任何目标。

2.FBP同样有一批优秀的军团管理层,一批优秀的指挥官。但是一。没有中流砥柱。哪怕馒头90%的时候 只是个花瓶,但是这个花瓶的权威很重要。二。FBP没有更大外交目标,也就是缺少一个外交团队,既对PIBC ,RAC,FDK没有分化瓦解的目标,也对各种帝国党,海盗团伙没有目标。三。指挥协调能力不行,个别将领的英勇不足以弥补团队协调能力的不足,一战中作为战胜国的法国短短几十年就轻松被德国击败。首先就没有参谋部制定战争目标和方针,更没有长期的协调能力。前期旗舰多于西联,人数多于西联的时候也没有抓住战机锁定优势的能力。

3.更为关键的是,FBP的物质优势根本就是整个联盟 集团的劣势。PIBC的税改每个月收相当高的税,而这些税,大部分都进入了战斗序列。而FBP每个月只象征性的收取会费,白白让富饶的新八财富流入个人的腰包。整个PIBC的崛起固然和荣耀脱不了干系,但是馒头亲卫团和甲天下等一系列PIBC嫡系的运作更让人肃然迄今。横跨半个星图运输,长时间,高频次。FBP的后勤能力,就是游牧民族级别的了。

4.腐败。我曾记得:FBP的政工洗地的口头禅永远都是;我不信馒头不贪污,我不信星锁不KFC,我不信PIBC能干净。这种洗地方式,就是默认自己是脏的,打心眼里看不起自家的领袖和指挥官。而一次次的洗机库和内讧才是FBP失败的最终原因。

FBP从北盟的尸体上站起来太快,就像是一夜之间吃成的胖子。既没有强大的中央政权,也没有军团间的协调机制。战火这种原本只属于二、三线军团的,也只是想借FBP这个庞大的身躯把自己也吃成一个大胖子。

这个联盟集团既没有向心力,也没有目标,连名字都是反北P,他从出身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他体内的军团只是互相利用,互相挖坑。死了一点点都不可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 22:37:57 | 显示全部楼层
然后说一下改革。
一.经济改革。
把税收从军团收到联盟。也就是把地方税的营业税改成中央的增值税。
好处:强化联盟的控制和战备。坏处:军团的离心力。
谁说改革没有风险?CNF和量子漩涡不就是改革的风险吗?
那怎么对冲改革的风险
1.必须有嫡系军团支持,类似甲天下等死忠军团。
2.必须有强力非嫡系军团支持,类似荣耀和暗月等新加入军团。
3.必须纳投名状,这不是必须,这是非常必须的。隐患暴露出来总比藏着好。
如果没有税改也就没有LG和量子漩涡的反叛,也就没有全服围攻。
为什么会用全服围攻,秦用卫鞅变法,东方六国合而攻之,而秦统一六国。

先进的生产力或者说先进的分配方式出来的时候总会让固有既得利益者恐惧,进而围而攻之,熬过去就赢,熬不过去就死。

2.军事改革。
一。军事改革的第一项:军事战争的目的。
打仗最怕什么,没有目标。
目标到底是消灭对方有生力量,还是对方后勤能力,还是对方某城某地。
特布特对峙时,西联目标是什么,FBP目标是什么。
血脉对舞一线时,西联目标是什么,FBP目标是什么。
全服围攻时,3P目标是什么,七月,FKD,RAC,源泉叛军各是什么。
49决战前后,3P目标是什么,RAC目标是什么。
反正我作为PIBC的一员,我很清楚我的目标,对面的你们知道吗?你们知道今天出来的目的是什么吗?
二。军事改革的第二项:动员。
FDK的动员口号:保家卫国。
PIBC的动员口号:唇亡齿寒。
FBP的动员口号:FDK的夕阳有点红(小兵语:关我P事)。
RAC的动员口号:反馒头(小兵语:馒头是谁?)
现代化战争和古代战争最大的不同除了武器装备就是动员能力的不同。
PIBC和FDK在最艰苦的时候可是用过考勤制度的,对比某些以“快乐游戏”来拉拢团队的联盟可见一斑。
三。军事改革第三项:战争计划和实施。
战争计划不是灵机一动,而是要配合目标有具体实施步骤。
举个例子:RAC加入打击FBP,FBP退出北方后作为TGA同PIBC瞬间谈和,但是还是扛不住RAC的步步紧逼。PIBC为防RAC做大,以志愿军的形式进入南方帮助TGA防守。
这个思路放在整个CEVE屈指可数,这种战争涉及到普通成员的思想工作,双方的合作诚意,物资的调配,运输以及安全。
没有一个完整的计划和实施步骤,怎么可能?

3外交改革。
外交的目的是什么?获得最大的利益。
主动帮助FDK防守主权------拉拢3V和蓝色一共支配北方-----说服RAC做压垮FBP的最后一根稻草-----帮助TGA防守RAC的扩张------复活蓝老板瞬间灭亡七月-----雇佣海盗势力打击联军------让北盟分化瓦解RAC
以联盟的利益为最大的利益。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外交最大的难点在哪,不在外,而在内。没有目标,没有授权。
外交最大的支持是什么,和决策团队充分沟通。

从2011年甚至更早开始,PIBC分裂成了亘古不变的话题。

但是从历史的长河里,历史不是没有给对方以时间,而对方都在做什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 22:59: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头再说一下,人力的问题。

LZ强调PIBC军团对成员的吸引力。可是对面的这方面一点都不差。

创世,CA,KSW等(不好意思,AFK太久都把你们忘了)一系列优秀军团的在线率,出战率一点都不低。个人成员甚至都是自掏腰包打会战。

但是问题出在哪?出在联盟

假民主的共和体制。

FBP这里,北方军团要北上,南方军团要南下,新八军团要洗刷刷。
RAC这里,CA,KSW要打PIBC,皇叔要打TGA。

看似民主是吧,其实一点都不民主。大军团随意欺凌小军团,小军团不是被兼并就是被赶跑。PIBC这边反叛的可都是大军团。

在民主的政权里,一个坐拥几大星域的大军团,一个月只交区区20E的会费。20E,区区20E就是这个军团利用联盟压榨小军团的代价。

这是民主吗?不,这是军阀!军阀重什么?私利

你们哪是败在人力这些问题啊。你们物资比PIBC多,你们人比PIBC多,你们指挥官同样很优秀。可你们的上层建筑,早就已经腐烂不堪了。

如果你们真心想瓦解PIBC,那你们更应该出一个比PIBC更有效率更有组织性的结构。

欧服好看在哪?一些小军团跑来跑去收购?欧服早就是联盟群互相攻伐了好嘛。组织性,协调性,效率性才是目标,不要走错路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 00:28:34 | 显示全部楼层
CEVE历史的终结:总结与展望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我共发布了5篇长篇文章,试图理解究竟是什么因素在背后影响了CEVE 00地区的战略博弈局势走向与结果。分别为:

CEVE历史的阶段划分 http://tieba.baidu.com/p/4905448624
CEVE局势的二元模型:物质资源与人力资源http://tieba.baidu.com/p/4905896561
CEVE历史的解释:PIBC例外主义http://tieba.baidu.com/p/4910193249
CEVE历史的魔咒:“快乐游戏”的迷局http://tieba.baidu.com/p/4913039879
CEVE历史的逻辑:组织度陷阱理论http://tieba.baidu.com/p/4947850850

这些文章都是非常抽象的纯理论内容,而并没有贴吧大众喜闻乐见的内幕人士大爆料,历史发明家挥斥方遒,战略大师指点江山等内容。因此也可以看到贴吧回帖很多是离题千里,不知所云的。

-------------------------------------------------------------------------------

但是,我相信有心的人可以从这些文章中看到很多反馒的希望:

物质资源与人力资源模型告诉我们,只要在人力资源上超过mango,就可以开启新的循环。
对PIBC例外主义的驳斥告诉我们,玩家之间并没有本质差距,这种超越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对“快乐游戏”的解析告诉我们,通过把握兴趣阈值完全可以做到快乐游戏与认真游戏共存。
组织度陷阱理论告诉我们,如果通过外部手段使组织度超过某个值,就可以进入稳定增长期。

如果更进一步,或许能从这些文章中看出:

反馒失败,是因为不够强。
因此如果想增大反馒成功可能,就需要变得更强。
而在EVE里国服已知最强大的联盟,是PIBC。

多少我还是希望能有反馒人士看到他们,产生一些启发的。

---------------------------------------------------------------------

只要我们弄清楚PIBC为何强大,再在那些使其强大的关键点上复刻PIBC,我们就可以逐渐接近那个最强的强者,可以面对欺凌不再束手无策。乃至有一天,挑战最强者的位置。

但是,飞袖李也说了:我们反馒人士之所以输掉了,是因为PIBC做的事情符合适者生存的原则。确实,PIBC做的更好,也更有赢的资格。然而,玩游戏是一个很感性的行为,有时我们宁愿选择更感性的玩法。

这两个不同的方向,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选择。不一定要走极端,我们可以折中。

------------------------------------------------------------------------------------

或许,还有战胜PIBC的希望。哪怕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也要全力以赴奋战到底。自己不快乐无所谓,至少要给PIBC添堵。

或许,PIBC已经足够强大,强大到了不可战胜。因此,不如少自己跟自己较劲,不要没事找事,凑合随便玩玩算了。

这两个也是不同的方向,也摆在我们面前供选择。而我们同样不一定要走极端,可以折中。

-----------------------------------------------------------------------

就这样吧。

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本篇仅供ECF。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5 01: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起来好高深~~~留记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EVE China Fans Site. ( 京ICP备14009782号

GMT+8, 2017-12-17 19:4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