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58|回复: 6

[背景小说] 【新人第一帖】【EVE短篇小说】朱庇特的湿坟 The Jovian Wet G...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0 11:4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译者序:
这篇小说介绍了加达里合众国从朱庇特议会手中获取逃生舱科技时发生的事。朱庇特人长什么样?泡在逃生舱里是什么感觉?如何用意念关闭飞船推进器?以及,未经训练的驾驶员进入逃生舱会产生怎样的后果?答案都在这篇短文中(的后半部分)。

由于本文是嘻嘻皮的早期作品,关于逃生舱的部分设定可能与后面有出入——也可能我们现在开的是被四国科学家改良过的逃生舱Mk. II?:P

第一次翻译文学作品,遇到了很多文笔不顺、磕磕绊绊的情况,还请大家多多包涵。(QNMLGB的加达里人名。)我会附上原文,并分享自己在翻译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问题,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这个区应该有人吧……?)


正文:

在加达里巡洋舰“欧卡里奥尼”号上,副官锡拉基·佩寇坦站在他舱室里的不锈钢镜子前,看着他刚刚刮完的脸。干干净净。几周以来,年轻的副官第一次感到那种几乎被他遗忘的,在胃的深处蠢蠢欲动的兴奋感。佩寇坦的父亲曾经参与了对盖伦特联邦的战争,他那刺激的战争往事和其中体现的勇敢在佩寇坦少年时期的心灵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记。但是那场战争已经是十五年前的事了,而在佩寇坦在海军服役的这几年里,几乎没有什么大事发生。洗澡,训练,睡觉,这三样好像就是海军生活的全部了。但在不到两个月之前,一个新的种族成功联系上了加达里。佩寇坦一点也不了解那个新种族,只知道他们的祖宗很有可能也是人类。在第一次接触后不久,欧卡里奥尼号就接受了调往前线的命令,那个新种族就是在那里第一次向加达里人介绍自己的。现在,在加达里领土经历了几天毫无波澜的航行之后,这艘巡洋舰正在靠近它的目的地:一个会合点,和一艘来自那个新种族的舰船的会合点。

佩寇坦第无数次地捋平了他的外套,然后离开了他的舱室。走在舰桥的道路上他禁不住接着思考这次一反常规的任务。有太多没交代清楚的地方,有太多问题没有答案,这些都让佩寇坦不舒服。为什么在来这儿之前,欧里卡奥尼号要在异株湖集团的一个安保严格的军用船坞里停靠两周?他们把什么奇怪的设备安装并封死在了货柜仓B里面?为什么这次任务的机密程度要高到连他,整个巡洋舰的二把手,都不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这种状况让佩寇坦一点也开心不起来,但是他意识得到其他很多船员的心情和他一样,所以他最好别抱怨。带着这些困惑的想法,佩寇坦走到了舰桥。

欧里叶舰长坐在舰桥的控制椅上,监视着到达会合点前最后的几次航向改变。佩寇坦坐在舰长左边稍微靠后的那张他自己的椅子里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长官?”他问。

我们应该会在大概二十分钟之后和他们会合,”欧里叶回答。舰长和他的下属两人静静地坐了一分钟。终于,欧里叶开口了:

既然我们差不多要会合了,我现在可以把我们的任务细节告诉你了。”佩寇坦竖起了耳朵;至少他想知道为什么他们被送到这儿来了。舰长又沉默了一分钟,然后才继续往下讲。

这个和我们接触的种族管自己叫朱庇特。我知道的不太多,除了最高指挥部告诉我说他们看起来非常先进。最高指挥部送我们到这儿是让我们和他们交换信息。看起来那些朱庇特人把获得信息当成他们的最高目标,并且愿意为这个花大价钱。”欧里叶笑了笑,接着说:

我们会给他们各种各样的信息。社会问题的数据,历史,导航图,甚至一些军事机密,”欧里叶舰长对最后一项产生了明显的不满。

但是我们的上级觉得我们换来的东西值这么多……”舰长的声音越来越小。

我们会得到什么?”佩寇坦问道。

我不清楚,副官,不清楚。是一种能操控你的舰船,或者能和它交流的设备,我就知道这么多。”

佩寇坦心事重重地坐着,挠着他的后颈,手术之后那儿还有点疼。在异株湖的空间站停泊时,舰长让佩寇坦往他的小脑和脊髓里插一些神经植入体,说对他以后的发展肯定有好处。

长官,我们给他们的那些东西,是货柜仓B里的吗?”佩寇坦问舰长。

不是,货柜仓B里的那个,呃……设备,是我们从朱庇特人手里换来的。”欧里叶回答。

什么?我们要的东西已经在船上了?我不明白,长官。”佩寇坦困惑地说。

我们只得到了一部分。所有重要的部件,比如认知模式解码器,我们都没有。一会儿我们要见的那些朱庇特人会把我们缺的那些零件带来,然后给我们演示怎么用。”欧里叶回答。

佩寇坦想了一会儿。“我不明白的,长官,是上面为什么只把我们这些人送过去见那些朱庇特人。”

什么意思?”欧里叶问。

嗯,我觉得在现在这个双方建立外交关系的早期,应该是外交官,而不是士兵,去和他们打交道,长官。我不明白为什么没有人给我们派一名外交官和他们应付那些会谈……”

我们不是作为加达里合众国的官方代表来到这儿的。我们的命令直接来自于拉托·莫莫里约塔,异株湖集团的CEO。这次任务,这个交易,仅仅是异株湖集团的生意。我们的上级有很大的信心认为我们只靠自己就能完成这次任务。”欧里叶回答。

你说的上级,是异株湖集团的高层吗,长官?”

对,没错,副官。”欧里叶回答,“但是这对我们这次任务的重要性和意义没有影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0 11:43:37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他们要见的那艘飞船已经能清晰地在雷达上看到了。

“他们的船看起来没那么大。”佩寇坦说。确实,那艘飞船只有欧里卡奥尼号的一半大,稍微比一般的加达里护卫舰大那么一点。泛着金属光泽的,挺难看的绿色、棕色和灰色拼成了飞船的表面。它的形状非常古怪,几乎像是从什么东西上长出来或者刻出来的,而不是造出来的。


联络官向他们两个招手。“我们收到了来自朱庇特舰船的信息,”联络官说。“他们说他们要过来了。”


“好的,”欧里叶说,“副官,你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是,舰长,”佩寇坦回答,并离开了舰桥。他带着四名海军陆战队员走到了穿梭机港。“好好表现,士兵们,”佩寇坦说,“我们要护送的是十分尊贵的客人,因此你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加达里合众国的使节。”或者至少是异株湖的。佩寇坦想。


一艘颜色和那艘朱庇特舰船一样的穿梭机正在入港。三个体格矮小的人走出了穿梭机,每个人都穿着一件淡棕色和灰色相间的,由精细的布料制成的,束腰短袍一样的制服。尽管他们明显都是人类,他们的外貌却非常奇怪:他们的皮肤是病态的灰黄色,几乎透明,甚至能清楚地看到血管。他们的头异常地大,除此之外他们的身体又瘦又缺乏活力。望向他们时,佩寇坦止不住地感觉不自在。三人走向了佩寇坦,其中那个走在前面的开口向他说话。“您好,加达里的军官。我是朱庇特的阿努,这两位是我的助手,耶德和埃拉斯。”朱庇特人讲着纯正的加达里语,带着几乎听不出来的口音,他的动作和手势轻盈而优雅。佩寇坦忍不住问自己这个朱庇特人如此正宗的加达里语是在哪儿学的。


佩寇坦发现自己正直视着那个朱庇特人淡黄色的眼睛,于是磕磕绊绊地回答说,“好的,呃……欢迎登上欧卡里奥尼号,先生。嗯……我是副官锡拉基·佩寇坦。请跟我来。”佩寇坦把视线从朱庇特人锐利的凝视中猛地移开,原地转身,向主甲板走去。朱庇特人们跟在他的身后,他听到他们互相聊天的时候用的是一种奇怪的语言,听起来好像只包含元音。


回到舰桥后,佩寇坦让舰长和朱庇特人见了面。在和朱庇特人交流的时候,欧里叶似乎十分放松,而不像佩寇坦,他觉得又紧张又难受,但是当朱庇特人和欧里叶闲聊的时候,佩寇坦第一次成功地把他们当做人类,而不是什么遥远空间来的外星人。他们甚至知道在舰长讲笑话之后要礼貌地笑出来,这证明他们完全理解人类社会中的社交礼仪。没过多久,交谈的重点转到了现在该做的事情上。朱庇特人要求看一看他们要接收的东西。


“佩寇坦副官,把我私人舱室里的箱子搬过来。”欧里叶把一个安保钥匙交到佩寇坦手里并命令道,“搬到舰桥这儿。”


“是,长官。”佩寇坦回答,示意四名陆战队员跟着他。他离开舰桥的时候听见一个朱庇特人问:“他准备好了吗,舰长?”然后欧里叶回答:“要多准备好有多准备好。”佩寇坦犹豫了一会儿接着走了起来,咀嚼着刚刚偷听到的谈话。“他们是在说我吗?”他想。


箱子一点也不大,大概一米长,宽高各半米,但重得吓人。佩寇坦解开了上面的安保锁定,四个陆战队员费了挺大的劲才把它搬到了舰桥。佩寇坦把安保钥匙还给了欧里叶,舰长在箱子上输入了他的个人密码。箱子的锁在一阵很响的嘶嘶声中打开了。欧里叶站到一边,让朱庇特人检查箱子。


阿努打开了箱子,开始往外拿东西,然后交到他的助手手里。他的助手按照一张单子核对着这些东西,不时在单子上打个勾。在确认数量和种类没问题之后,朱庇特人开始仔细地研究这些东西。他们工作得相当迅速,把数据和信息碟片插到他们的掌上电脑里,花几秒钟扫描其中的内容,然后丢到一边检查下一张。他们启动全息影像录像带并来回快放,在舰桥上投下闪烁的光,让加达里人们困惑地摇头。几分钟之后朱庇特人忽然停了下来,兴奋地互相聊天。显然他们对于看到的东西很满意。


“这个箱子里有我们要的所有东西了,请把它带到我们的穿梭机上。”阿努对欧里叶说。


“首先,我得确定我们要的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欧里叶没直接回答。他把“我们”说得很重。


佩寇坦注意到阿努在回答之前犹豫了一会儿:“当然,舰长。定下来的买卖就不会改。一切按计划,嗯?”


“对,”欧里叶斜了一眼佩寇坦,回答说,“按计划。”


通往货柜仓B的门被焊死了,花了几分钟才切开。佩寇坦觉得他的五脏六腑在紧张和恐惧中压在了一起。他总是因为自己对每种情况都有完全的认识和完全的掌握而自豪。现在他被丢到了一片黑暗中,他惧怕未知。佩寇坦记得一个士官训练科目的教官曾经对他说,“永远准备好面对出乎预料的事情,这样所有的突发事件都会变成惊喜。”不知为何,现在这句话并没能给他多少安慰。


货柜仓B里很冷,照明也阴暗。在地板的正中央是一个黑色的金属制成的东西,大约四到五米高。很多管道和线缆把这个东西和货柜仓的墙壁连了起来。这个东西显然也出自朱庇特的设计,它有着和朱庇特的飞船、穿梭机一样的古怪的曲线形状。朱庇特人走到了那个东西前面,快速地检查了一遍。


“这是一个逃生舱,”阿努对加达里人们说。“它的用途是控制飞船。有了这个逃生舱,像这艘巡洋舰这么大的飞船将只需要几个船员。小一点的舰船,比如护卫舰,甚至可以被一个人操控。”


“这怎么可能?”欧里叶问道。显然他很怀疑这一点,尽管他不像其他的加达里人一样表现得很吃惊。


“这艘船的操控者,或者说舰长,就安置在这个逃生舱理面。通过逃生舱,他的神经会和这艘船的所有部分都连接起来。逃生舱就像一个巨大的计算机,舰长是它的核心,控制所有东西。”阿奴回答。


“但是仅仅一个人如何控制一整艘飞船?”欧里叶急迫地问道。


“谢谢,舰长,我正要说到这儿呢。就像我刚才说的,一艘飞船的舰长起到的作用就像一个非常先进的计算机里的中央处理器一样。这允许他以极快的速度获取并评估数据。他可以简单地完成一般五到十个人才能完成的工作。这也能让他成为一名更好的指挥官,他会对周围环境有更好的理解和意识,也不会被无聊的船员管理拖后腿。频繁发生的沟通失败即将成为历史。”说完,阿努看着面前这些正在沉思的加达里人的脸。


“那坏处呢?”佩寇坦问。“有好处肯定也得有坏处。”


“但这个没有,副官,”阿努回答。“逃生舱提供更好的舰船操控,并且只需要更少的机组人员。你知道维护一艘舰船最大的成本出在机组人员的训练上,这个成本现在被砍了绝大部分。我们朱庇特人的人口并不多,但是凭借逃生舱我们可以承担一支令人生畏的庞大舰队。”


“那逃生舱的操控者呢?随便哪个人都能操控这个东西吗?”欧里叶质问道,他显然急于收集关于逃生舱的所有知识。


“不,不能随便,”阿奴回答。“操控者必须有指定的神经植入体。”


佩寇坦用手指摸了摸自己脖子后面崭新的神经植入体;冰冷的真相缓缓浮出脑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0 11:45:41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是为什么它这么大?把操控者绑到一个神经椅上不行吗?”欧里叶质询道。

“逃生舱中的神经接口比你所知道的那些要更加先进,也更加复杂,舰长;使用者只有在完全静止的状态下才能有效地发挥这些接口的作用。逃生舱会被一种液体充满,舰长就漂浮在这液体中。液体会过滤掉所有外界干扰,同时也会保护舰长,并为他提供营养。”一个朱庇特助手打开了逃生舱的全息蓝图,阿努用这个向众人解释逃生舱的结构。“同时,逃生舱有非常坚固的装甲,它能给舰长更多的保护。我们朱庇特人不喜欢无意义地挥霍生命。”佩寇坦觉得阿努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带着异常的狂热。


“那,你能让这东西运转起来吗?”欧里叶问,他显然已经满足了好奇心,现在想要看这东西动起来是什么样子了。


“能,只要您的工程师们在制造逃生舱和把它和舰船连接起来的时候,都正确地按照了我们的指示。”


“你的意思是,这逃生舱会获得整艘飞船的控制权?”欧里叶急切地问。


“没错,但是我们可以轻松地覆盖它。这个逃生舱仅用于演示。”


拿着控制面板的朱庇特人开始在逃生舱上到处工作起来。逃生舱中的各个系统依次启动,灯光开始闪烁,低沉的嗡鸣声从逃生舱里传了出来。终于,阿努转向加达里人们:“逃生舱正常运行。它准备好测试了。”
朱庇特人和欧里叶舰长的目光转向了佩寇坦。他觉得他像是被关在笼子里的老鼠。他现在意识到欧里叶给自己的关于神经植入体的建议并不是出于友情;他被精妙地安排到了现在的位置,并且已经没有拒绝的可能了。但是为什么要花这么大功夫骗自己呢?他们为什么不直接命令自己把植入体插进去?


“我,呃……你让我进到那东西里面,长官?”佩寇坦结巴地说,他希望自己之前的猜测是假的。


“没错,佩寇坦副官。你很荣幸地成为了第一个测试逃生舱的加达里人。”欧里叶回答。“你难道不感到十分荣幸吗?”


“啊,没错。是的,长官。我感到十分荣幸。”佩寇坦喃喃地说。两个朱庇特助手站在他的两侧。佩寇坦开始往前走,就好像他的身体在按着自己的意思移动。他现在站在阿努面前,阿努把双手放在他的后颈。阿努用手指检查了一番佩寇坦的植入体,然后意味深长地注视着佩寇坦的脸。佩寇坦没法让自己的眼睛接受那道注视。


“请站好,千万不要动,”阿努对他说。“我们得把你挂起来。”何止动一动,佩寇坦已经麻木得说不出话了。一个朱庇特人把上面有很多管子接口的紧绷绷的橡胶帽罩到了他的头上,把他的眼睛和耳朵盖住了。另一个朱庇特人把两根管子插进了他的鼻孔里。最后,他感到后颈那些植入体的接口被插上了。“他准备好了,”一个声音说。佩寇坦感到有双手在领着他,他被抬了起来,他感到液体在吞没他。他要沉下去了!


但是他还能通过鼻子呼吸。他看不见也听不见。他只能感到那寒冷,粘稠的液体包裹着他的全身。他现在在逃生舱里了!佩寇坦慢慢地把手抬起来,去摸逃生舱的内表面。内表面非常平滑,佩寇坦没发现接缝,裂痕,或者任何用来打开它的控制器或按钮。逃生舱闭得很严,没有可辨别的方式让他从里面把逃生舱打开。佩寇坦并没有幽闭恐惧症,但是他觉得恐慌正向他袭来,他只想一边尖叫一边跑开。但是他两者都做不到;粘稠的液体阻碍了所有快速的运动,而当佩寇坦张开嘴的时候,他的嘴里立刻充满了那种味道奇怪的蓝色液体。佩寇坦不得不把它吞进去,然后才能接着呼吸。他试着让他冷静下来,但在漫长得像是永恒的时间之后,依然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再次感到绝望。他读过古时候不小心被活埋的那些人们的故事,他感觉那些人的感受一定和自己现在一样;这个逃生舱,这个东西,就像一个水做的坟,要把他埋起来。“这就是结局了吗?”佩寇坦想。“可能这机器坏了,可能他们弄不出来我了!”


忽然间,一束亮光充满了他的视野,呼啸的风一样的声音充满了他的耳朵。几秒之后光慢慢黯淡了下来,佩寇坦看得见东西了,但一切变得无比安静。他看到的景象让他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他在从欧卡里奥尼号的外面观察着这艘船!就好像他漂浮在舰船外大概一百米的太空里。


“你能听见我吗?”一个声音说。是阿奴。佩寇坦本能地想要说话,但他的嘴再次充满了液体,他只发出了奇怪的呱声。“你好?”他想。


“你好,佩寇坦副官,”阿努说。“我们能听见你。这个演示用逃生舱中的通讯连接自动保持开启状态,一般情况下你能控制它的开关。我们现在在监视你的进度。你能看到这艘船吗?”


“是的,”佩寇坦回答,仅仅通过在脑子里想,“是的,我能看到这艘船。但是我在用谁的眼睛看?”


“你在通过一个摄像无人机观察这艘飞船。想想让自己动起来。试着往右动。看看会怎么样。”


佩寇坦试着想了想,开心地发现摄像机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了移动。他俯冲向舰船,让摄影机绕着圈,又拉远了视野,仅仅通过一个念头。佩寇坦意识到无论他如何旋转摄影机,舰船永远保持在他视野的中央。当他更加适应这种新的感官之后,他能更好地感受他周围的环境了。事实上,如果他集中精力,他能感觉到欧卡里奥尼号,好像他和这艘船融为一体;他感到引擎在自己的肚子里嗡鸣,他感到电极在他的皮肤上弹来弹去,他感到船员们在他的体内围成一圈。这感觉太棒了。
过了一会儿阿努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做的非常好。现在我们将要激活音频合成器。”


“音频合成器?什么意思?”他想。


“你知道太空中是没有声音的,但是当我们研发太空舱的时候,我们发现人们希望用上他们的感官种类越多越好,因此我们加上了音频。通过让一台电脑制造三维的声音,我们也会让你在战斗中更加警觉。”


几秒后佩寇坦听到音频合成器忽然启动了;他能听到推进系统低沉的嗡嗡声和轨道修正推进器突然发出的嘶声。阿努接着说:“现在让我们测试一下音频系统。”


忽然一发导弹从导弹井中发射了出去。导弹雄赳赳地从舰船里飞了出来,消失在了佩寇坦视野的右方。佩寇坦动了一下摄像机,看那发导弹飞得越来越远。然后一道黄绿色的光从朱庇特舰船方向射了出来,带着一阵响亮的噼啪声。那道光射中了导弹,把它射炸了。佩寇坦清楚地听见了爆炸的声音,当他把摄像机转向那艘朱庇特舰船的时候他仍然能在背景音中听见爆炸的残响。阿努又说话了:“很顺利。现在是最后一项测试。我希望你能关闭推进系统,然后重新启动它。你得打开舰船的操作菜单。”


佩寇坦想了想推进系统。什么也没发生。然后他想了想控制这艘舰船。之后在他和舰船之间出现了一个按钮。佩寇坦用他的意念在菜单中移动,找到了推进系统的关闭操作。他激活了这个操作,按钮消失了。佩寇坦现在看到推进器发出的光和一直响着的嗡鸣声一起慢慢消失。佩寇坦把操作过程重复了一遍,把推进系统再次打开。

“非常好,佩寇坦副官,”阿努的声音传了进来,“你已经结束了测试。你的表现十分完美。”


忽然佩寇坦眼中的景象消失了,黑暗再次吞没了他。他眨了几下眼睛,欧卡里奥尼号的样子仍然印在他的神经里,但是在慢慢地消失。之后佩寇坦感觉好像在飞速坠落,但他在做出反应之前便晕了过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0 11:46:46 | 显示全部楼层
佩寇坦缓缓醒来,好像刚刚结束了一次深沉的睡眠。他的眼睛一直睁着,他盯着一面难看的灰墙。他试着到处看,但他发现自己做不到。他感觉晕头转向的。他听到从身后的某个地方传来低沉的说话声。他听出是舰长和朱庇特的阿努。他试着说话,想让他们知道他还醒着,但是什么也没发生。忽然他听清了他们的对话。

“我已经检查了他,恐怕所有症状都暗示着那种疾病。”阿努说。

“这个你们叫精神枷锁的东西,是永久的吗?”欧里叶舰长问。

“恐怕是这样。我们已经透彻地研究过这种疾病,但找不到治愈的方法。我想说,这是种耻辱。”

“但是你该怎么预防这种疾病?就是说,这一定会发生吗?”舰长质询道。

“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是的。预防它的唯一方法就是长年的高强度训练。你们的上级没法接受那么大的时间跨度。而且你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你没有抱怨的资格。”

“我懂,我懂,”欧里叶叹了口气。“我有我的意见,但我能做什么?上头下了死命令。”

“我理解,”阿努回答。“副官的表现令人赞叹。你可以为他感到骄傲。”

“确实。”欧里叶回答。

一阵沉默。“发生什么了?”佩寇坦想。“他们一定在说我。什么精神枷锁?”然后舰长和两个朱庇特人走到了他的面前。他们看着他的脸,他的眼睛。“喂!”佩寇坦在脑海中尖叫,“救救我!”

“他看起来真平静,就那么躺着。他有意识吗?”舰长问。

“谁知道呢?也许有,也许没有。”阿努如此回答。

“失去他真让人伤心。他是个能干的副官。也是个宝贵的朋友,”欧里叶说。“他会因为这个收到勇气勋章的,我们会把勋章寄给他的父母。他的父亲会十分自豪的。”

“理应如此,”阿努说。“不管怎么样,我们有特殊的……治疗方法,可能对他有好处,如果你有兴趣的话……?”

“感谢你的提议,但没有必要,”欧里叶回答。“我们有非常好的机构,能把他照顾得很好。”

佩寇坦骂了一句无声的脏话。他的命运就这么定了。他已经为了加达里合众国的大我而牺牲了小我,就像一个大机器里的脏东西一样。在他昏沉地睡过去之前,佩寇坦看到了舰长袖子上缝着的加达里海军格言:“一切为了多数人的利益。”下半辈子都困在自己的意识里,这利益可真不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20 12: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okou_Ruri 于 2017-8-21 13:10 编辑

问(tu)题(cao):
1. 本文中出现的人名、船名对照:
锡拉基·佩寇坦 Hirakii Pirkotan
欧里叶 Ouriye
拉托·莫莫里约塔 Rato Momoriyota
阿努 Anu
耶德 Yed
埃拉斯 Elas
欧卡里奥尼号 Okarioni


2. 佩寇坦的官职名称为"Lieteunant",鉴于他是这艘船的二把手我选择翻译成“副官”。


3.
洗澡,训练,睡觉,这三样好像就是海军生活的全部了。

这句话的原文是:
Scrubbing, drilling, sleeping - that seemed the be-all and end-all of navy life.

反正肯定不是摩擦,钻眼儿,睡觉(听起来莫名的哲♂学),drilling也有训练的意思。这句话的后半部分不知道翻译得对不对。

4.
佩寇坦想了一会儿。“我不明白的,长官,是上面为什么只把我们这些人送过去见那些朱庇特人。”

这句话的原文是:
Pirkotan pondered for a while. "What I don't understand, sir, is why we were sent on our own to meet these Jovians."

佩寇坦强调的是"on our own",也就是说他在问为什么没给我们送点帮手过来。

5.
“束腰短袍”的原文是"tunic",就是那种腰部扎紧,下摆到大腿的女装经常用的版型。记住朱庇特人爱穿女装就行了,嗯。

6.
佩寇坦把视线从朱庇特人锐利的凝视中猛地移开,原地转身,向主甲板走去。

这句话的原文是:
Pirkotan tore his eyes away from the probing gaze of the Jovian, turned on his heels and started walking towards the main deck.

turn on his heels直译过来是以他的脚后跟为轴转身,即军人向后转的动作。我不知道原作者强调这个动作是否有渲染他的紧张情绪的作用,可能他要是放轻松点就没必要死板地“向后~转”了吧?

7.
他们甚至知道在舰长讲笑话之后要礼貌地笑出来,这证明他们完全理解人类社会中的社交礼仪。

这句话的原文是:
They even laughed dutifully at the captain's jokes, showing their full understanding of the social etiquette found everywhere among humans.

前半句的dutifully用得实在精妙,which means 实在是不好翻译,所以我就意译了。根据后半句的解释,前半句要表达的意思是:这些朱庇特人知道当舰长讲笑话的时候他们应该笑。

8.
然后欧里叶回答:“要多准备好有多准备好。”

这句话的原文是:
and Ouriye replied: "As much as he needs to be."

虽然意思对,但是我翻译得土得不像是老谋深算的舰长能说出来的……

先发到这儿,要去别人家串门了,晚上回来接着发。

2017/8/21 开完新坑美滋滋,回来填老坑。

9.
佩寇坦注意到阿努在回答之前犹豫了一会儿:“当然,舰长。定下来的买卖就不会改。一切按计划,嗯?”
这句话的原文是:
Pirkotan noticed a momentary hesitation in Anu before he answered: "Of course, captain. A deal is a deal. Everything according to the plan, eh?"


在这里求更优雅的翻译方法。

10.
佩寇坦觉得他的五脏六腑在紧张和恐惧中压在了一起。
这句话的原文是:
Pirkotan felt his gut tighten in excitement, but also dread.
和它类似的还有第一段的这句话:
几周以来,年轻的副官第一次感到那种几乎被他遗忘的,在胃的深处蠢蠢欲动的兴奋感。
这句话的原文是:
For the first time in weeks the young lieutenant had the almost forgotten feeling of excitement in the pit of his stomach.
佩寇坦的肠胃可能是不太好(笑)虽然作者的描述方式非常非常生动,那种紧张或兴奋的时候腹肌绷的很紧,肚子里的东西挤在一起的感觉,但是很难翻译好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20 13:00:34 | 显示全部楼层
哇惊了,吸吸皮居然专门写了一篇来解释玩家操作……
玩家操作原理 等级V
另外附上 FSOL的冰冻的尸体 x1 感谢lz大大 翻译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LZ大大翻译辛苦了~~赞一个~~

请问能不能转载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EVE China Fans Site. ( 京ICP备14009782号

GMT+8, 2017-10-18 02:3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